光趣阁 > 修真小说 > 江湖枭雄 > 第六卷 逐鹿定江山 第一九零三章 黑珍珠内部不同的声音

第六卷 逐鹿定江山 第一九零三章 黑珍珠内部不同的声音

 热门推荐:
    自从三大帮派之间发生了冲突之后,黑珍珠帮同时跟哈吉家族和盖洛普两线作战,算是受到威胁最大的一个,所以自从黑珍珠酒吧被炸毁之后,众人就搬迁到了市内的仓库,将这里作为了据点,而这个据点只有黑珍珠的高层人员才知道,而这些高层都跟黑珍珠利益相关,所以纯粹性还是很有保证的,唯一的变数,就是刚刚加入黑珍珠不久,但是却凭借下贝利州市场坐在了三把手位置上的海尔。

    海尔接到穆海台迪的电话之后,虽然答应了帮忙调查出杜拉希的位置,但并没傻到把仓库的事情告诉对方,他心里很清楚,只有双方实力平均的时候,自己的身份才可以发挥最大的作用。

    此刻在仓库的一个房间内,杜拉希已经见到了被他派出去办事的默文。

    “老板,我们今天的任务很顺利,成功干掉了哈吉家族卢克、哈罗德、费迪南德和阿尔弗雷四个人的家族成员,虽然也有个别人漏网了,但总体而言战果颇丰!我们将这四个人的家人干掉之后,哈吉家族那边就做出了部署,我们派去杰弗里斯家里的人扑空了,而前往厄兰格家里的兄弟们,则遭遇了伏击,还死了两个人,但总体向好!”默文语速很快的介绍了一下。

    “蒙特福特呢?他的家人死了吗?”杜拉希闻言,再度追问了一句,他口中的这个蒙特福特,就是当年残杀他妻女的人。

    “没有,蒙特福特目前是哈吉家族的二把手,而且私生活十分神秘,我们查不到他家人的消息。”默文摇头。

    “不管怎么样,今天的事情办得很痛快,血债血偿就该这样!”杜拉希眼中闪过了一抹狂热的目光:“虽然他们有所防备,但总不可能永远护着所有成员的家人,通知咱们的兄弟,只要找到机会,就给我继续干!”

    “我明白了,老板!”默文看着杜拉希的模样,莫名感觉有些瘆人。

    “扑通!”

    几秒种后,一个青年在跑向杜拉希房间的时候,因为太过激动,一个狗啃屎摔倒在了门口,不顾淌血的胳膊开口道:“杜拉希先生!不好了!请你快出去看一看吧!吉林厄姆先生回来了!”

    “吉林厄姆回来有什么不好的!他遭遇了袭击?”杜拉希微微挑眉,这个吉林厄姆,也是黑珍珠的核心成员之一,地位仅次于他和海尔之下。

    “这件事我不敢说,总之还请你亲自去看一看吧,吉林厄姆先生正在他的房间里等你!”青年狼狈的爬了起来。

    “废物,有什么好怕的。”杜拉希还以为青年的紧张是因为哈吉家族展开了报复,鄙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拿起桌上的配枪,迈步离去。

    一分钟后,杜拉希走进了吉林厄姆的房间内,随后嗅了嗅鼻子:“怎么搞的,你这个房间里为什么有这么浓厚的血腥味?”

    “杜拉希,帮派出大事了!今天我原本想带人去重新给酒吧装修,但是走到酒吧门口的时候,却发现有人向我扔了个箱子!”吉林厄姆吞咽了一下口水,指着桌上的皮箱:“就是这个!”

    “哈吉家族的东西,是炸.弹?”杜拉希看着皮箱上的蓝色头巾,挑眉问道。

    “不!这里面是法兑尼先生的人头……”吉林厄姆微微摇头:“事关重大,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所以连忙回来找了你,这件事我还没有通知其他人!”

    “你说什么?法兑尼先生他死了?!”杜拉希听见这话,脸上没有什么悲愤的神色,快步走到桌边,掀开皮箱看见了法兑尼沾满血渍的人头。

    “杜拉希,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吉林厄姆六神无主的看向了杜拉希:“要不要继续把消息瞒下去?”

    “他妈的!哈吉家族!哈吉家族!!”杜拉希瞬间失控,伸手抽出了配枪。

    “砰砰砰砰……”

    一阵激烈的枪声从吉林厄姆的办公室传出。

    “咣当!”

    几秒种后,几个青年推门进屋,看着保持举枪动作的杜拉希,还有天花板上密密麻麻的枪眼,纷纷愣住,而皮箱里的那个人头,更让众人呼吸一滞。

    “他妈的!谁让你们进来的!给我滚出去!”吉林厄姆咆哮一声,一把将皮箱关上:“你们什么都没看见!懂吗!”

    “呼啦啦!”

    几个青年被骂了一句,顿时退出了房间之外。

    “杜拉希,法兑尼先生可是黑珍珠的核心人物,现在他死了,对于咱们而言不是好事,因为黑珍珠的所有政治关系和资金、生意都掌握在他手里,你虽然负责着糖浆的进货生意,但也只是负责在码头接货而已,至于背后的卖家是谁,法兑尼先生一直防备着咱们,现在他忽然出事了,也就意味着咱们的糖浆生意要断了货源,如此一来,咱们手里的钱恐怕撑不了多久!所以这件事该怎么妥善处理,咱们必须尽快想个办法!”吉林厄姆一边安抚着杜拉希的情绪,一边跟他讲着道理。

    “人都已经死了!你让我想什么办法?血债血偿!咱们必须复仇!我也要把穆海台迪的头颅割下来装在箱子里!”杜拉希歇斯底里的吼道。

    “杜拉希,请你冷静!听我说几句!”吉林厄姆再度开口:“我不反对复仇,但我建议咱们先把法兑尼的死讯瞒下来,因为帮派里的底层人员,都是被咱们用D瘾和金钱收买来的,如果他们知道法兑尼死了,再知道咱们手里的糖浆生意断了货源,恐怕很多人都会叛逃的!”

    “正因为这样,我们才应该在他们叛逃之前,尽快对哈吉家族展开报复!糖浆生意没了,我们就抢哈吉家族的枪支生意,索玛里枪支泛滥,这个生意的操作门槛很低!只要能把哈吉家族给干掉,将整个垃圾场项目拿下,咱们的资金就不会这么快崩盘!同时也能想办法对付盖洛普,然后想办法把他们的货源渠道给挖出来!”杜拉希不仅心黑手狠,而且头脑也比较够用,没等吉林厄姆劝他,自己就率先想到了一条出路。

    “我同意!你的方案,确实是目前最好的解决办法了!”吉林厄姆沉吟片刻,重重点头:“但我还是建议,先把法兑尼先生的死讯瞒住!”

    “这种事情是瞒不住的,如果不实话实说,其他高层一定会阻止咱们跟哈吉家族全面开战!你立刻组织一个高层会议,这件事做一个内部通传,至于下面的成员们,就暂时保密吧!”杜拉希很快做出了部署。

    “那法兑尼先生的人头,我们怎么处理?”吉林厄姆点头。

    “随便挖个坑埋了。”杜拉希摆手。

    “这样,似乎不符合教义。”吉林厄姆一愣:“法兑尼先生是个教徒,而且还是你的恩人!这么处理太草率了!”

    “我从来不信真主,更不认为他能保佑任何人!法兑尼是我的恩人不假,但他已经死了,我唯一能做的,只有为他复仇,而不是抱着他的人头,像个女人一样抽泣!”杜拉希是个狂热分子,办事完全没有章法。

    “我还是建议咱们要按照法兑尼先生的信仰,为他举办一个葬礼,他是一个虔诚的信徒,这一点你是清楚的!”吉林厄姆提出了反对。

    “那就先把他的头扔进厨房的冰箱里,等我们干掉哈吉家族,再讨论该怎么处理他!”杜拉希伸手拍了拍皮箱,算是跟法兑尼做了最后的告别以后,转身离开了吉林厄姆的房间。

    ……

    半小时后,黑珍珠帮的十几名骨干成员,全部都聚在了仓库,坐在了会议桌边上。

    “有件事告诉大家一声,法兑尼先生今天中午遭遇了刺杀,死在了哈吉家族手里,他们割下了他的头,给咱们送了回来。”杜拉希看着人群,面无表情的开口。

    “什么?法兑尼先生死了?”

    “老板可是我们黑珍珠的精神支柱,他死了,我们该怎么办?”

    “我们全部的资金可都在法兑尼手里,现在他忽然死了,我们岂不是什么都没有了?”

    “资金还是小事,你们别忘了,糖浆生意的幕后供货商是谁,只有他自己清楚,现在他遇刺身亡,也就意味着我们不仅失去了资金支持,也失去了后续的收入来源!”

    “……!”

    众人七嘴八舌,办公室内瞬间炸锅。

    “嘭嘭!”

    坐在第二把椅子上的海尔伸手拍了拍桌子:“请大家安静!现在法兑尼先生已经死了,那么杜拉希就是我们这里的最高领导!请大家听杜拉希先生讲话!”

    “我没什么好说的,我这个人只相信血债血偿!既然哈吉家族杀了法兑尼,那我们就要以血还血,同样干掉穆海台迪,为法兑尼复仇!”杜拉希目露凶光的开口。

    “等等,在这之前,我有话要说!”杜拉希话音落,一个名叫海勒姆的骨干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咱们这些骨干,在糖浆生意上都是有股份的,平时也都指着这个生意生存,现在法兑尼先生已经死了,也就意味着我们失去了经济来源,所以我认为,咱们的当务之急,是应该整合内部,选举一个新的领导人出来!”

    “海勒姆,你什么意思?杜拉希现在就是我们的头目,明白吗!”海尔当即起身驳斥:“你别忘了,法兑尼先生离开之前说过,他走后,帮派的一切事务由杜拉希代理!”

    “你说的已经很清楚了,杜拉希只是代理,但他并不是老大!”海勒姆声音洪亮的反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