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趣阁 > 修真小说 > 江湖枭雄 > 第六卷 逐鹿定江山 第一九八九章 花钱消灾

第六卷 逐鹿定江山 第一九八九章 花钱消灾

 热门推荐:
    随着黑石安保的队伍集合完毕,贝茨比也在克西斯的陪同下走进了油田厂区。

    此刻在厂区的广场上,除了在厂区围墙上执勤的队伍,剩余的四百多名安保整齐划一的列队集合,他们都是肖发伶他们按照军事化管理的,队列站的横平竖直,而且穿着黑石安保统一的土黄色作训服,以及凯夫拉防弹衣及带有夜视镜的多功能头盔,一个个看起来杀气腾腾,不管是战斗素质还是配备的装备,都远非城外那些民阵的作战部队可比拟。

    贝茨比和克西斯作为军人,看见黑石安保的人员素质和装备,是真的羡慕了,民阵内部贪污严重,许多一线的作战部队,都会经常出现欠薪的情况,至于其他方面的保障,就更不用提了,所以两个人单从装备上来看,心里就已经了然,这支安保队伍如果跟民阵正面对抗的话,多了不说,吊打双倍敌人那就跟玩一样,如果他们固守厂区,而民阵不出动炮兵以及装甲部队的话,可能两千人都未必能把厂区攻下来。

    “贝茨比先生你好,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三合华夏投资公司的总经理杨东先生,也是这处油田的老板。”张少坤敏锐的察觉到了贝茨比和克西斯两人眼中的震惊,顺势给他们介绍了一下杨东的身份。

    “杨先生你好,请原谅我们的冒昧打扰,索玛里是一个命运多舛的国家,这么多年来,我们民阵始终致力于让国家统一,结束这种战乱的状态,为了统一,战争自然是无法避免的,还希望你能理解。”贝茨比看着杨东,语气很客气的开口。

    “贝茨比先生,我只是一名商人,无心插手政事,而且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合法的情况下进行的。”杨东表达完自己的态度,随后就开始招呼贝茨比等人去了前方的一座帐篷,让黄硕把油田的各种手续复印件给贝茨比递了过去,继续解释道:“我们这次做的油田项目,是摩加迪莎过渡政f最高议会通过的议案,是受到索玛里法律支持的,这也是我不接受民阵军管的原因。”

    “杨先生,希望你弄清楚一件事,如今的穆杜哥州,已经不属于你口中那个过渡政f了,它是我们民阵的地盘,所以摩加迪莎的法律,在这里不管用,更无法约束我们!”克西斯听完杨东的话,似乎对于他不断提起过渡政f很不满,怒气冲冲的开口道:“如你所见,救盟的队伍已经被打跑了,他们连自己的城市都守不住,你觉得他们可以守住你这个可怜的油田吗?”

    “先生,恐怕你有些误会,而且我也要纠正你,你的逻辑有问题!因为我的油田,跟救盟没有任何关系,我们是一家完全独立的企业,我重申一遍,我从未指望任何势力可以保护我的生意,也无意与任何势力处于敌对关系,我只是想让我的生意稳定发展,仅此而已。”杨东没有被克西斯误导,始终在撇清自己跟救盟的关系,防止对方把油田跟救盟捆绑在一起。

    “杨先生,我想请问一句,你是否承认民阵穆杜哥政f的合法性呢?”贝茨比听见杨东的回答,笑呵呵的继续问了一句。

    “啪!”

    杨东听见这话,并没有急于回应,而是拿起烟盒点燃了一支烟,思维也开始快速运转。

    贝茨比这看似简单的一句话,实际上却满是凶险。

    如果杨东不承认民阵政f的合法性,那么对方完全可以用这个理由,将三合华夏视为亲近救盟的企业,直接以反动的理由对付他们,而杨东如果承认民阵的合法性,自然也得遵从救盟指定的法律,这么一来,如果对方让他把企业交出来,他连反对的理由都没有,最主要的是,如果他公开承认了民阵政f的合法性,恐怕消息传出之后,救盟那边也就彻底把他放弃了。

    “杨先生,我在等待你的回答。”贝茨比见杨东陷入沉思,脸上泛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如此看来,他的这步棋确实把杨东给将住了。

    “贝茨比先生,我们三合华夏只是一家企业而已,是否愿意承认民阵的合法性,对于你而言似乎意义不大吧?我必须承认,如今的穆杜哥州已经成为了民阵的实际控制区,所以我们仍旧保持中立的态度,但是可以将税收缴纳给民阵伊丹政f。”杨东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而是偷换了一个概念,不仅堵上了盖茨比的嘴,同时也让民阵真真正正的见到了好处。

    “哈哈哈哈,杨先生,我不得不承认,你真的是一个精明的商人!”贝茨比听见杨东这个回答,沉默了数秒,随后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我不远万里来到索玛里,无外乎是为了求财,既然贝茨比先生也说民阵是一个致力于全国统一,让索玛里走向和平与繁荣的政党,我想你应该不会为难我这家企业,破坏索玛里的招商环境吧?”杨东报以微笑,向贝茨比反问一句。

    “杨先生,你扔出来的这顶帽子太大了,我可戴不起!不过你刚刚的一番话,我会如实向议会汇报,关于油田的问题最终会如何定夺,还得看领导们的意思。”贝茨比说话间,比划了一下手里的一叠复印件:“如果方便的话,这些资料我也需要带走,用来构建档案。”

    “当然!”杨东对于贝茨比要拿走资料的事情并未阻拦,因为对方如果想查三合华夏,有的是渠道,他想瞒也瞒不住,于是话锋一转道:“贝茨比先生,不知道对于三合华夏,你还有什么要了解的呢?”

    “杨先生别误会,我来油田视察,完全是奉命行事,既然咱们协商出了新的方案,那关于军管的事情,就暂时先放一放吧,我也需要向州府请示一下。”贝茨比本着不给自己惹麻烦的原则,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好,既然这样,那就请二位留下吃个便饭,我立刻让人准备饭菜。”杨东听见这个回答,暗暗松了一口气,他现在本身就在拖时间,而贝茨比既然要请示高层,那么时间上自然也就变得宽裕了。

    “不必了,我刚刚接手市府的工作,还有一堆事情需要处理,既然这样,就不打扰了。”贝茨比开口拒绝,随后站直了身体。

    “也罢,既然这样,我就不强求了。”杨东点点头,随后对着门外喊道:“把我给两位先生准备的礼物带进来!”

    “踏踏!”

    杨东语罢,腾翔和黄硕同时走进屋内,把手里的两个手提箱放在了贝茨比和克西斯旁边的桌上,伸手掀开后,直接露出了每个箱子里面的二十万美金。

    “杨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贝茨比看着旁边的一箱子现金,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却感觉心脏狂跳,因为他本身并非政客,只是一个刚被提为代理市长的低级军官,平时连发工资的时间都不准,忽然见到这么多钱,是真的被砸蒙了,毕竟民阵这种军阀的官员,跟摩加迪莎过渡政f的官员,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而旁边的克西斯,更是连手都在微微发抖,他在民阵服役,每个月的工资只有四百五美金,一年到头也就五千多,在这种情况下,他可能一辈子都攒不够二十万美金。

    “贝茨比先生,既然你已经成为了伊丹的地方官员,以后我们因为生意问题要麻烦你的地方,应该还有很多,这些钱,算是一份见面礼。”杨东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还请两位务必收下!”

    “杨先生!感谢你的慷慨!在油田的事情上,我会尽力为你争取一个好的结果。”贝茨比听见这话,毫不犹豫的做出了一个保证。

    ……

    五分钟后,贝茨比和克西斯拎着手提箱,被送出了油田门外。

    “贝茨比先生,现在谈判已经结束了,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克西斯跟在贝茨比身边问道。

    “这个油田是涉外企业,咱们没有权力做主,至于接下来的事情,我得请示迦勒卡约,让你的队伍先撤回去吧,现在城里的治安很混乱,而且大部队也即将被调往前线,我们的人手严重不足。”贝茨比吩咐了一句。

    “可是我如果带人撤走,油田这边怎么办?”克西斯不太放心的问道。

    “克西斯,你要清楚,这个油田是一个大企业,他们不会跑的,况且营地里的安保力量你也看见了,你觉得如果真的动起手来,凭你手下的士兵,有能力对付他们吗?咱们既然收了三合公司的钱,总得做点事出来吧?你把兵撤走,对于这件事并没有什么影响,但如果继续在这跟他们对峙,你好意思收钱吗?”贝茨比看着克西斯手里的手提箱,笑着问道:“民阵能给你的,只有每个月几百块的工资,但杨东给你的,可是二十万现金,难道你真的要为了一份工作,去放弃后续可能拿到的好处?”

    “明白了,那我立刻按照你的吩咐去办。”克西斯反应过来这其中的利弊,瞬间做出了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