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趣阁 > 穿越小说 > 赵浪穿越秦朝 > 章节目录 第498章 白老,您是从哪儿拿到我造的纸的?

章节目录 第498章 白老,您是从哪儿拿到我造的纸的?

 热门推荐:
    第498章白老,您是从哪儿拿到我造的纸的?

    钜子现在其实有点慌。

    说实话,他刚刚问那一句,只是有感而发而已。

    但是没有想到,赵浪真的还有事情要告诉他。

    这就有点惊吓了。

    看了看旁边的魏王两兄弟的下场,钜子还是觉得稳妥一些的好,所以才要先坐下。

    毕竟,他刚刚就已经差点要倒地了。

    身为墨家钜子,真要倒地了,还是不好看的。

    钜子背靠墙壁,坐好了之后,感受着墙壁的支持,心里这才安稳了点。

    一旁的魏豹红着眼也想起来,身为武将,被人用言语吓倒,实在是丢人。

    但才爬到一半,却被魏王咎一把拉住,

    “听哥一句劝,还是先坐好。”

    他们已经倒了两次了!!!

    要是第三次再倒下去,魏国王室的脸还要不要了?

    魏豹犹豫了下,可是看着连墨家钜子都主动靠墙坐下了。

    他也不必逞强。

    把自己的大哥扶起来,同样靠墙坐好,然后神色复杂的看着赵浪。

    “先生,现在可以说了。”

    钜子这时候缓缓的吸了一口气,屏气凝神的说道。

    看着屋子里几个郑重其事的样子,赵浪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

    他就不是一个爱炫耀的人。

    于是带着几分羞涩说道,

    “那个,我还是儒家之首的入门弟子。”

    咚咚咚。

    房间内响起了三声背用力靠墙的声音。

    随后,又是一阵沉默。

    钜子神色难明的看着赵浪,心里想着,还好他提前坐下了。

    儒家之首的入门弟子,听上去似乎一般。

    但身为墨家钜子,他当然明白入门弟子的含义。

    也就是说,没有太大的意外,儒家之首,以后也是赵浪!

    这才是最值得重视的地方!

    更不用说,赵浪其他的身份,随意一个拿出去,哪怕是王侯,都不敢轻慢的存在。

    一旁的魏王咎两兄弟早已经目光呆滞了。

    过来一会儿之后,赵浪才带着几分不好意思说道,

    “白老,当时我也不知道我的老师就是儒家之首。”

    “我也不知道您是墨家钜子。”

    说起这个事情,赵浪还是略微有些不好意思的。

    自己是儒首的入门弟子,却又是农家之首,医家之首,但偏偏白老这个墨家钜子认了他做先生。

    似乎墨家钜子平白就比其他诸子百家低了一头。

    这说出去,不太好听啊。

    钜子听到这话,露出一个郑重,回道,

    “先生在墨家学问一道,远超于我,做先生是理所当然。”

    “先生儒学不如儒首,认他做先生,也是理所当然。”

    “只要是为了求学问,身份又有何妨碍呢?”

    “要知道,就连先贤们也说,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赵浪听得肃然起敬。

    其实许多的道理,人人都懂,也都知道。

    但是真的到了实际的时候,能做到言行如一的,那就是少之又少了。

    正当赵浪感叹的时候,钜子这时候带着几分小心问道,

    “先生,可还有什么要说的?”

    赵浪顿时下意识的想了想。

    看到这一幕,一旁的钜子和魏王咎两兄弟,又默默的靠住了墙。

    好在赵浪很快摇头说道,

    “没了。”

    听到这话,房间里同时响起了一阵呼气声。

    钜子这时候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有时间来说正事了,

    “先生,这次墨家和项氏合作,可是有什么打算?”

    听到问话,赵浪点点头,带着几分严肃说道,

    “项氏如今势大,我也只能先渗透对方。”

    “只是就要麻烦墨家这边,派一些弟子前往项氏的军中。”

    项氏既然付出了钱财,和农家一样,墨家自然也是要安排一些人手给对方的。

    说到这里,赵浪又有些不好意思了。

    说到底,墨家现在还不是他的人手,自己这么做,终究是有些不合适。

    但谁知道钜子这时候却笑着回道,

    “先生言重了,墨家因为先生传授的气之一道,已然可以再进一步,必然名留青史!”

    “我虽然是墨家钜子,但墨家是我的,更是先生的。”

    钜子可看的很清楚。

    他原本就想让赵浪以后接任钜子之位,现在知道了赵浪的身份之后,就更这么觉得了。

    要知道,其他诸子百家的首领,可没有一个是蠢的!

    尤其是儒家,哪怕赵浪儒学并不精通,却还是收了赵浪当入门弟子。

    这里面的信息,可就耐人寻味了。

    对方恐怕看到了赵浪更长远的未来。

    别的不说,如今墨,儒,农,医,四家联手。

    加上赵浪自己赵王的身份。

    有些事情,也不是不能想。

    只是赵浪听到这话,直接懵了一下。

    什么叫墨家也是他的?

    赵浪很快回道,

    “白老,其实墨家的机关之道,我并不十分熟悉。“

    “之前的那些东西,都是碰巧的。”

    有一说一,他是真的不熟悉机关之道。

    以后墨家真要事事听他,只会耽误了墨家的发展。

    听到赵浪的话,钜子却露出了一个笑容。

    赵浪精不精通墨家之道,他还不清楚吗?

    再说了,世人总以为诸子百家的首领,一定是最精通学问的那个。

    这就是想当然了。

    其实各家首领,必须是精通为人处世的。

    不然的话,一个醉心于研究的人做首领。

    只会让那个学派迅速的消亡。

    而赵浪的为人,不用多说。

    有哪个贵族,能把自己碗里的肉,给庄子上的仆人吃?

    又有哪个主人,会让自家农户的孩子去读书?

    在庄子上相处了那么久,他都看在眼里。

    至于处世,就看项氏被坑的物资,他也能知道了。

    跟着赵浪绝对吃不了亏!

    他的年纪也大了,他其实更想把时间,放到研究‘气’的上面去。

    想到这里,钜子很自然的把墨家的玉佩拿了出来,放到了赵浪的手里。

    不等对方拒绝,就说道,

    “先生,如今世事纷乱,你正是用人的时候。”

    赵浪看着面前的玉佩,眨了眨眼,发现对方说的还挺对。

    他现在的确是缺少墨家子弟,辽东现在可是急需技术性的人才!

    于是咬咬牙,说道,

    “白老,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钜子眼睛一亮,大笑道,

    “先生只管吩咐!”

    不客气才好啊!

    两人很快大致的商议了一下安排。

    毕竟事情繁多,这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说清的。

    没过多久,赵浪看了眼天色,带着几分关心说道,

    “白老,现在天色也不早了,您先去休息吧,接下来还有的忙。”

    下面很多事情,赵浪有了计划,但是具体用到墨家的地方,还是需要白老亲自的去安排。

    他现在直接接管墨家也不现实。

    而且墨家过了几天之后,还要展示墨家秘术。

    事务还是很繁杂的。

    钜子这时候乐呵呵的点头起身,他为墨家找到了一个好靠山,当然值得高兴。

    把钜子一路送到了外面。

    铁柱带着一些墨家游侠全方位守着,赵浪看了都只能苦笑一声。

    这架势,和庄子上那是一模一样。

    自己被发现,倒是不冤枉。

    让一脸兴奋的铁柱把钜子送过去,赵浪没有第一时间回去,而是发出了一阵虫鸣。

    很快,小六就出现在了夜色中。

    “头儿!您没事吧!”

    小六刚刚以为赵浪被围,人都差点急疯了。

    但是他没有贸然出手,因为他们是赵浪唯一的希望!

    他们如果出了事,就真的完了。

    这也是赵浪平时教他们的。

    看着满脸着急的小六,赵浪只是摆了摆手,说道,

    “没事,你们做的很好,其他人呢?”

    小六很快回道,

    “一个去城外的联络点招人了,其他人在这庄子的各处准备点火。”

    赵浪笑了一声,这倒是标准流程。

    “行了,让大家都回来吧,告诉其他人,我没事了,墨家也是咱们的人。”

    听到这话,小六直接愣在当场。

    好一会儿都没有反应过来,还是赵浪帮对方醒了神,

    “被愣着了,你再不去给消息,把庄子烧了你可是要赔钱的。”

    小六这才回过神,连声道,

    “哦哦哦。”

    然后才离开。

    处理掉了事情的尾巴,赵浪才转身回房间,他还记得屋子里的魏王两兄弟。

    打开门进去,就看到魏王咎两兄弟正襟危坐。

    “两位久等了。”

    赵浪笑着说道。

    魏王咎看着赵浪,语气复杂的回道,

    “不久,刚刚好缓过来。”

    “之前是本王错怪赵王了。”

    他是聪明人,刚刚赵浪和墨家钜子的对话,可都没有瞒着他们。

    而按照赵浪的性子,他们既然知道了对方的身份,那么,自己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了。

    要么是臣服,要么就看不到明天了。

    但他倒是不反感跟着赵浪。

    如果不是赵浪的农家扶持,百姓早已经不知道饿死了多少。

    贵族们,大部分也都被项氏带走了。

    魏地现在已经完了。

    赵浪这时候露出一个和煦的笑容,说道,

    “魏王说哪里话,大家都是王室,不必这么客气。”

    赵浪还是欣赏魏王咎的,一个愿意为了百姓而死的人。

    坏不到哪里去。

    魏王咎苦笑了一声,说道,

    “赵王说的是,我等同为王室,都是自己人。”

    “如今,魏地凋零,贵族纷纷离开,百姓缺衣少食,就只能靠赵王了!”

    赵浪听得眼睛一亮,说道,

    “魏王何出此言啊魏王仁德,百姓可都还是爱戴你的。”

    “百姓的衣食,农家会全力救助,只是现在本王无暇分身,这魏地还要靠魏王维持。”

    “而且等以后天下恢复了平静,魏王自然可以恢复身份。”

    他现在精力,主要是放在云梦泽,韩地这一片的几个郡县上。

    别说,这地方还是很大的。

    他的确是没有精力直接控制魏地。

    让对方来维持,反而是个不错的办法。

    至于那些跟着项氏离开的贵族,他更是求之不得。

    这些人走了,他才能更好的控制魏地!

    这么一来,云梦泽,韩地,魏地,三地练成一片。

    进退就都有了调度的余地!

    魏王咎已经下定了决心,这时候极为干脆的说道,

    “只要赵王救助百姓,本王也会全力效力!”

    他特意用到了效力两个字,就是为了表明自己的心意。

    他们都是聪明人,赵浪自然会明白他的意思。

    果然,赵浪很快笑着回道,

    “好好好,那就辛苦魏王了!”

    “如今天色已经不早了,还请魏王去休息。”

    魏王咎也不推辞,今天发生了太多事,他的心神都有些累了。

    的确是需要休息。

    行礼过后,便带着魏豹,跟着墨家人到了一处院子。

    现在项氏的大军还在外面,他们谁都出不去。

    “大哥,我们真的就这么归附赵王了?”

    魏豹有些不甘心的说道,他毕竟是魏国王室。

    “不归附又能如何?”

    当说出这话的时候,魏王咎意外的有些轻松。

    复兴王室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魏豹皱了下眉头,带着几分小心说道,

    “大哥,可是这个赵王可不是什么好相处的。”

    “那项氏的范增,就是一个例子。”

    赵浪对项氏的做法,他也看在眼里。

    哪怕他现在一点儿也不喜欢项氏。

    可一想项氏范增知道这些真相之后的反应,他就有些不寒而栗。

    赵浪的做法,简直就是杀人诛心!

    魏王咎这时候笑道,

    “那就更要归附赵王了,还是说你想要当赵王的对手?”

    听到这话,魏豹直接打了个激灵,连连说道,

    “我不是,我没有,大哥你别乱说啊!”

    和赵浪当对手,就怕自己死了还要感谢对方!

    魏王咎笑道,

    “那就是了,行了,我不会和赵王说,你赶紧去休息。”

    魏豹这才离开。

    等魏豹离开了之后,魏王咎在房间内站了一会儿之后,才自语道,

    “我给赵王钱财,可还不够农家的花费啊。”

    一个心系寻常百姓的人,心性又能坏到哪里去?

    很快,魏王咎便休息了。

    这时候,魏王咎的屋顶上才传来一阵响动。

    不多时,赵浪便从房顶回到了自己的住处,现在,他可以睡个好觉了。

    第二天一早。

    赵浪便早早起来了,今天范增还会来,得赶紧把对方打发走。

    他才好做接下来的安排。

    起床了之后,直接去找钜子。

    到了院子,铁柱守门,直接让他进去了,这是钜子的交代。

    赵浪哪里都可以去,不需要通报。

    进了院子,赵浪就看到钜子正极为小心的捧着一张纸,他顿时记起来上一次,墨家在咸阳解密的事情。

    当时他就想问了,只是没机会。

    于是打了一声招呼,然后说道,

    “白老,您是从哪儿拿到我造的纸的?“

    但是他话音未落,就看到钜子一脸惊愕,然后直挺挺的往后面倒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