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趣阁 > 都市小说 > 婚来孕转:总裁爹地宠上天 > 正文 第969章 人声喧闹,他却不在

正文 第969章 人声喧闹,他却不在

 热门推荐:
    第969章 人声喧闹,他却不在

    “南溪,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童沁慌忙放好手机,对南溪道。

    “好,明天见。”

    南溪拍拍童沁的头,温柔的笑道。

    殊不知霍西亭握着方向盘的手又紧了几分,真想把那只放在小丫头头上的手臂砍掉。

    童沁朝南溪摆摆手,道了声明天见,赶紧跑向霍西亭的车子。

    一进车,童沁便感觉冷气扑面而来,霍西亭的脸色也冷的像一块冰。

    童沁身子打了个冷颤,坐在车上不敢动,连呼吸都放的很轻。

    童沁刚坐好,霍西亭变启动车子,将车窗打开了一条缝隙。

    南溪还站在远处,霍西亭故意将车子从南溪旁边经过,似是无意的撇向窗外,实则眼中含着浓重的警告。

    南溪看到那抹目光,总觉得熟悉却又想不起来。

    这个男人,和沁沁什么关系?

    “霍西亭,我…对不起。”

    童沁偷偷瞥了眼霍西亭,虽然他表面若无其事,但是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气却不是假的。

    童沁咬咬牙,“自首”的话应该可以从轻发落吧!

    “哦,你倒是说说,你哪里对不起我?”

    霍西亭在路边停下车,手支撑着额头,看着童沁。

    童沁没有想到霍西亭会突然停下车,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我…我没有守时。”

    童沁低下头,不敢看向霍西亭,这句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憋出来的。

    童沁看着没精打采的霍西亭,像是焉了的菜,又想到刚刚她和那个男人站在一起时的灿烂笑容,霍西亭的气就不打一出来。

    同时,霍西亭又有些挫败感和无助。

    她就那么不待见自己吗,霍西亭不是不知道小丫头对自己的害怕,可是他要的不是她的害怕啊!

    他要的,是她的爱,是她的心。

    “还有呢?”

    霍西亭努力压制住内心的怒火,问道。

    还有什么?

    童沁实在不知道,除了没有守时她应该没犯什么错啊。

    童沁低头不说话,霍西亭也就一直盯着她,两个人似是在打持久战。

    “没了。”

    童沁终是受不了车里压抑的气氛,鼓足勇气回答道,却是感觉没有任何底气。

    霍西亭嘴角泛起一丝冷笑,这丫头是真不懂还是装糊涂。

    不过,他倒是不介意和她耗耗时间。

    “你知道自己的年龄吗?”

    “知…知道啊!”

    童沁被霍西亭突然的问题懵了一下,这不是连三岁小孩都会回答的问题吗?

    “那你说说这个年龄应该以什么为主?”

    “学习啊!”

    童沁不假思索的达到,这种问题实在在书上见得多了。

    霍西亭怎么会问这么没有营养含量的问题。

    “哦,那你和男的谈谈笑笑是怎么回事?”

    霍西亭的眼中闪过一丝如鹰般冷锐的目光,他的声音不如前两句带点玩味,有些冷漠,还有些咬牙切齿。

    男的?

    霍西亭说的是南溪!

    难道说霍西亭误以为她和南溪在谈恋爱,所以才问了前面一大堆没有营养含量的问题,也之所以这么生气?

    那这件事,真的就是误会大了。

    她是喜欢南溪,可是并不是霍西亭理解的那种男女之情,而是只有朋友之意。

    等等,南溪会不会也会误会我的意思。

    童沁现在真想拿块转头砸自己,怎么话出口都不经过脑子呢?

    然而,童沁的沉默落在尚时的眼里却是一种无声的承认。

    顿时气急,一拳打在车窗玻璃上。

    童沁被突来的巨响吓了一跳,思绪也被打断,抬头看见霍西亭还停留在车窗上的拳头,还有满含怒火的眼睛,身子不由自主的有些发抖。

    “霍西亭,我和南溪只…只是朋友。”

    童沁心颤抖的厉害,索然努力压制住内心的害怕,但是说出来的话却还是磕磕绊绊。

    “真的只是朋友,只怕是没有那么简单。”

    霍西亭冷笑一声,说出来的话无冷漠,夹杂着满满的怀疑。

    童沁不由自主吞了口唾沫,心中无比的慌张。

    她怕霍西亭,却更怕霍西亭不相信自己。

    听出霍西亭话中的不相信,童沁眼眶不由得红了起来。

    他不相信自己。

    童沁偏过头,强忍着眼泪不掉下来。

    既然怎么说他都不相信,又何必在浪费口舌。

    “怎么,承认了?

    霍西亭看到童沁已经红了的眼眶,心如同被针尖扎了一下,明明已经心软了,但是说出来的却是依旧的不依不饶。

    童沁紧咬嘴唇,不说话。

    “丫头,答应我不要再见那个男生。”

    霍西亭终究是心软,放下了态度,道。

    童沁心中微微惊讶,似是对霍西亭的话感到诧异,心中的火气也小了些。

    但是,童沁还是坚决的摇摇头。

    “我连交朋友的权利都没有吗?”

    “男朋友?”

    霍西亭冷笑一声,他已经给了她选择,她还是要这样吗。

    还是要离他而去吗?

    “就算是交男朋友也是我的自由。”

    童沁毫不犹豫的对上霍西亭的目光,眼神中倔强的光芒闪耀着,语气也变得无比坚决。

    霍西亭是知道童沁的脾气,小时候她的脾气就倔强的如牛一般,却在今日,为了一个男人跟他对峙。

    好,很好,看来他对这小丫头实在是太好了,才会让她这么放肆。

    霍西亭捏住童沁的下巴,欺近冷声道:“是不是我说什么你都不会听我的。”

    “是。”

    童沁盯着霍西亭的眼睛,回答的很坚决。

    因为下巴被霍西亭的手捏的很痛,童沁挣扎了几下,只是霍西亭的手劲又增加了几分,吓得童沁不敢在动。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霍西亭收回手,冷笑道:“很好,童沁。”

    童沁身子不由得抖了一下,他一直是叫自己丫头的,只是这次,他却是这般冷漠的从他的嘴里说出这三个字。

    “下车。”

    霍西亭系好安全带,嘴唇紧紧的抿着,看都没看童沁,冷漠的声音像是命令对童沁无情道。

    童沁看了眼霍西亭冷峻的脸庞,拽起书包打开车门,随后将车门狠狠的甩开。

    随着车门关上的声响,霍西亭启动车子,飞快的消失在童沁的视野里。

    童沁终是忍不住,眼睛里的泪水夺眶而出,抱着书包蹲下,将头埋于臂弯之间。

    霍西亭不相信她。

    霍西亭把她抛弃了。

    一瞬间,童沁的心都空了,心里充满了恐惧与孤独。

    她该怎么办,叔叔不在,她唯一的依靠也没有了。

    霍西亭将车子开的几乎要飞起来,眼睛里透发着层层寒意,脑子里都是童沁说过的每一句话,每一句反抗他的话。

    真是该死。

    霍西亭一只手打在车窗玻璃上,眉头紧紧的皱起,这小丫头就不懂的对他服软吗。

    时间已经接近六点,天上的夕阳余晖开始慢慢散开,黑暗即将来临。

    男人想到昨天和今天童沁没吃什么饭,心情就无比的烦躁。

    霍西亭前脚回到顾家,后面司机就拎着大包小包的过来了,脸上挂着笑容:“少爷,我把你交代的东西都买来了。”

    “咦,小姐呢?”

    司机将手中的东西放下,左顾右盼了一下,没看到童沁的影子。

    霍西亭听到这个名字心里感觉越发烦躁了,看着桌上的零食,突然感觉非常碍眼。

    她不在,这些东西只是摆设。

    “这些东西统统给我扔掉。”

    说完,霍西亭眼也不抬,快步上楼。

    “什么,扔掉?”

    他没有听错吧,司机拦着几乎占据整个桌子的东西,腿都发软了。

    天已经渐渐暗下来,往日灿烂的繁星被厚厚的云层遮盖住,越发的黑暗。

    已是进入秋天,夜晚总是比较凉爽的,童沁穿的衣服有些单薄,冷风出来时,不仅打了个冷颤。

    她此刻身无分文,只有一部手机,来这里又不久,哪里认得什么路,只是迷迷糊糊的靠着感觉走。

    “哈欠,哈欠。”

    童沁连打了两个喷嚏,揉了揉鼻子,感觉头有些晕。

    “咕噜噜。”

    肚子又开始不听话的叫了起来,此时童沁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童沁无奈的叹了口气,走了这么长时间的路,她的脚都快没有知觉了。

    前面人声喧闹的很,童沁不在敢往前面走,只好坐在一个小木桩上。

    看着四处黑暗,童沁紧紧抓着手机,警惕的来回看着四周,微微发抖的身子透露出她内心的不安。

    童沁翻出电话簿,首位上的“霍西亭”刺激着她此刻的神经,童沁吸了吸鼻子,划过屏幕。

    她本来是想着到白天的时候打车回到镇上,可是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那么的难熬,终究还是拨通了薛战南的电话。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候在播……”

    手机里传来冷漠无感情的声音,童沁眼神黯淡的挂了电话。

    此刻,叔叔应该很忙吧!

    童沁环膝而坐,睡意渐渐冲上头脑,不停的低头抬头,她只感觉眼皮沉重的打不开。

    “呦,这里哪里来的小姑娘,怎么在这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