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宫 > 正文 第一千九百一十八章 雷雨

正文 第一千九百一十八章 雷雨

 热门推荐:
    而詹小鱼,也毫无疑问成了这两天常青城中人们最大的谈资和笑话。

    “还不回去吗?”从第三天之后就离开再没有来过的廖英也来了,他来到詹小鱼的跟前,没好气的说道。

    詹小鱼保持着他已经持续了几乎整整五天五夜的动作,没有说话。

    “你没看见吗,后面的这些人都在笑话你!”廖英冷笑着说道。

    詹小鱼依然没有回应。

    “真的是傻了!”廖英没好气的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不再想劝说这个家伙了。

    廖英走后,詹小鱼的身形才动了动。

    他当然知道后面正在发生的所有,而且因为敏锐的听力,让一些极小的议论声都能察觉到。

    但就像廖英刚才前来劝说一样,詹小鱼只当没有听到。

    将其忽略。

    不然的话,他应该早就已经回去了。

    和前几天不同的是,詹永福今天并没有来。

    他当然不是没有听到这边的消息。

    不过詹永福只是说了一声这是他应该承受的,便自顾自的忙活去了。

    时间流逝,夜幕降临,宁康河又度过了它那悠久漫长岁月中的一天。

    河岸上的人们已经渐渐散去。

    只留下了詹小鱼一个人,还有永不停歇的流水声和风声。

    看着河心那个他已经眼巴巴看了六天的灯火通明的大船,詹小鱼的嘴唇紧紧的抿了起来。

    布满血丝的眼睛里,有焦急的神色浮现。

    明天仙人就将会离开了。

    而他,除了第一天晚上那惊鸿一面之后,就连仙人的影子都没有见着,那些仙人似乎连走出甲板透气都没有,就这么在船舱中待了这么多天的时间。

    要不是每天晚上灯火都会准时亮起,詹小鱼甚至会觉得船上的仙人们是不是已经死了。

    当然,传说中仙人可以几十天乃是数年不吃不喝不眠不休,仅仅只是数天不见,也算是正常。

    但这样一来的话,他还如何修仙,如何进入圣堂?

    他看着那艘大船,看着自己和大船之间隔着的滔滔河水,心中忍不住出现了一个念头。

    既然……仙人不来,那我便自己去?

    以自己的水性,横渡宁康河,就像玩一样。

    这几天来,因为对圣堂,对仙人,对那艘船的敬畏,詹小鱼一直没有敢生出这样的念头。

    但是在这第六天的晚上,仙人即将离开的前夜,詹小鱼终于是忍不住了。

    詹小鱼轻轻站起来身来,开始活动身体。

    在这个过程中,黑暗的天空中突然有剧烈亮光闪过。

    接着,便是轰隆隆的雷声由远及近震动苍穹。

    似乎马上要下雨了。

    ……

    与此同时,在准备做出人生第一件其他人想都不敢想的大事的詹小鱼的对岸,隔着宁康河相望的地方。

    从河边垂直向里大约百丈的距离,这里是常青滩的中心。

    这里齐腰深的野草繁盛,树木林立。

    五百年前,陆文彬曾经在这里看到一个青年躺在这里,他当时认为那个人死了。

    数天前,陆文彬也来过这里,什么都没有看到,他下意识的认为五百年前那个青年已经完全腐烂,彻底重归轮回。

    但在他离开之后,土壤中,发生了某些不寻常的凸起,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准备破土而出。

    数天之中,这里保持着原样,没有再发生什么事,除了有两只虫子因为争食草种而打了一架。

    但这个时候,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什么,伴随着天上滚滚的惊雷声,曾经发生过诡异凸起的大地,再次明显的起伏了一下!

    “沙沙沙……”

    雷声中,大雨普降,雨点落在草叶上,砸在飞虫的翅膀上,落在大地上。

    地面再次起伏!

    这一下可以明显的看出,在野草之间,大约有丈许方圆的土壤,都是发生了松动!

    在大地里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

    ……

    同时在另一边,伴随着嘈杂的雨声,詹小鱼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再次放出明亮神色的双眼紧紧盯着河面上的大船,‘扑通’一声,纵身跃入了宁康河中。

    詹小鱼的水性非常好,风雨之中,宁康河的条件变得比平常恶劣了无数,水流湍急,浪花汹涌。

    水中的詹小鱼看起来若隐若现,很是渺小危险。

    但詹小鱼的水性非常好。

    就像是他的名字一样,在水中,他甚至比真正的鱼儿还要自如。

    他伸展双臂,轻轻滑动,破开波浪,对抗着河水流动的方向,向前横渡而去。

    ……

    詹小鱼就算是水性再好,再如鱼得水,他也终究还只是一个凡人,在自然的威力面前,还是弱了一些。

    因此詹小鱼的速度并不快。

    正常来说,詹小鱼花费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就能在横向超过了五里宽的宁康河面上打个来回。

    也就是说,正常情况下,他游到河心的位置,应该只需要不到一刻钟的时间。

    但此时风雨交加,宁康河上惊涛骇浪,詹小鱼的速度,只有平时的一半。

    当然,这已经是一个很厉害的表现。

    换做其他普通人,在这种环境里,能保证不被淹死,已经是一个很困难的事情。

    大约两刻钟之后,詹小鱼才终于靠近了那艘他心心念念了数天的大船。

    在浪花中艰难的维持着身形的稳定,詹小鱼在水中探出脑袋来,仰着脖子看着高大的船舷,和船舷上那个让人神往的标志,精疲力竭。

    同一时间,在船上最高层的一处房间中,闭目修行的陆文彬轻轻睁开了眼睛。

    他的目光锐利如电。

    他的身形倏然消失在了房间之中。

    而后出现在大船上方的半空。

    五百年前,陆文彬第一次踏上前往圣堂的路的时候,还是一个筑基初期。

    但如今他已经在圣堂修行了五百年的时间,修行不说登峰造极,但却已经不凡。

    能让他产生那么大反应的,自然不是现在正在水浪中扒拉着船舷侧面下方某处歇息的凡人少年。

    而是和常青城隔河相望,让陆文彬数次产生错觉的常青滩!

    因为此时在那里,夜幕笼罩下的黑暗之中,无比诡异的有光明亮起!

    就像是突然从天而降一颗耀眼的白色流星,突然落在了常青滩上一样。

    光明之中,方圆一大片范围之内的天空整个被照亮,对岸的常青城中无数民众还以为突然到了白天。

    不过光明只是持续了一瞬就开始迅速的熄灭,夜色重新如同大幕一般快速拉上。

    “嗖嗖嗖!”

    数道破空声响起,船上的其他修士们也被惊动,飞上天空来到陆文彬的旁边。

    “陆先生,发生了什么事?”一名男子不解问道。

    陆文彬神色严肃的看着常青滩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先前每一次,陆文彬远看常青滩,都会看到那里仿佛是有灵蕴汇聚,五百年来,没有例外。

    但在突然的闪光之后,现在陆文彬再看那里,却意外的发现,那种看得见摸不着的灵蕴汇聚,现在已经消失得一干二净。

    什么都没有了。

    此时的常青滩,在陆文彬眼里已经变得完全平凡,和普通的野草地没有任何区别!

    接着,陆文彬又飞到了常青滩上。

    然后,他看到在常青滩的最中心处,出现了一个丈许方圆的大坑,黑色的泥土被泛起,数道雨水潺潺,向坑中汇聚流淌。

    至于刚才光明爆发的原因,则是寻找不到丝毫痕迹。

    除了那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大坑之外,一些平凡如常。

    “到底是怎么回事?”陆文彬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自语了一句。

    ……

    第二天清晨。

    就算是在这里停留的几天之间,圣堂的仙人们完全没有露面,但人们知道今天是圣堂的仙人们离开的日子。

    尤其是头一天晚上的突然明亮如白昼,被人们下意识的认为是仙人们的手段,认为是仙人终于显灵了。

    常青城里的无数民众还是再一次汇聚到了河岸边。

    詹小鱼就是被嘈杂熙攘的人声吵醒的。

    他缓缓睁开眼睛,眼前的世界逐渐清晰。

    怎么这么多人?

    怎么还在河岸边?

    他昨晚不是直接游到了那艘即将前往圣堂的大船上了吗?

    詹小鱼急忙回忆。

    是的,他的确是游到了船边,然后想办法从水中直接爬上船去。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黑暗的夜色突然大方光明。

    詹小鱼的目力本来就超出常人的敏锐,这一下黑夜突然变成白昼,剧烈的变故让他的双眼刺痛,刚刚爬上船舷的他立即失去了平衡,摔了下去。

    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时那种情况下,风雨交加,除了自己,没有人敢进宁康河的。

    再加上他当时离仙人的船极近。

    应该是被仙人救了吧!

    詹小鱼精神顿时一振,嗖的一下子爬了起来。

    但是他的眼神很快就变得失望了。

    周围全部都是常青城的民众,遍布河岸,哪里有什么仙人?

    这个人数,都能赶得上那艘船第一天来时的盛况了。

    但不同的是,第一天的时候,人数多到詹小鱼被挤到了水中,但今天,他周围的空间,还算是宽裕。

    这是因为在他前方的一个身影。

    那个身影消瘦,穿着一身一尘不染的白色袍子,正安安静静的看着某处,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他明明没有什么动作,但给兀自给人一种宁静儒雅的舒适感觉。

    就像是一个让人下意识就想要亲近的书生。

    像这样的人,只是一眼,就能给人深刻的印象,因此詹小鱼能够肯定,他先前在常青城,并没有见过此人。

    很显然,周围常青城的民众们也是这么认为的。

    再加上那人独特的气质,让大家竟然都忍不住自觉的将他的周围空了出来。

    这也才给了詹小鱼刚才躺着的空间。

    詹小鱼也是见过仙人的,要知道除了那天晚上的陆文彬之外,常青城中本身也有几个修士存在。

    因此他可以确定,那人虽然遗世独立,但却明显不是仙人。

    远处那艘大船还是安安静静的停在河心,和过往数天一模一样。

    “仙人还是没有出现吗?”詹小鱼有些失望的问道。

    那人轻轻转过身来,面容白皙清秀,目光所致,如沐春风。

    “你醒了?”那人说道。

    詹小鱼愣了一下,不过随即脑子就转过了弯来。

    “是,是你救了我?”詹小鱼有些惊讶。

    这个看起来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青年,怎么可能在那种恶劣的环境里将自己从宁康河心救起?

    “举手之劳,”那人轻轻点了点头,说道。

    “可你是怎么做到的?”詹小鱼指着宁康河,吃惊问道。

    那人并没有回答詹小鱼这个问题。

    “你叫詹小鱼?”他反问道。

    “你怎么知道?”

    “你在这里的名气似乎不小,”那人目光在周围的人们身上扫过,微笑说道。

    很显然,是常青城中认识詹小鱼的人们告诉这人的。

    “那……敢问恩人您叫什么?”詹小鱼问。

    “叶天,”那人回答。

    是的,这就是叶天。

    在大地之中埋葬五百年的岁月,叶天终于将沉睡的神魂完全唤醒,并在昨天晚上,破土而出,重见天日。

    那突然爆发的耀眼光芒,就是叶天的神魂完全伸展开来所致的天地异象。

    因此陆文彬才完全探寻不到原因。

    最艰难的第一步已经完成,接下来便是从头修行,毕竟他现在只是有着真仙巅峰的神魂,但这具身躯,却是货真价实的凡人。

    在出来之后,叶天的神魂展开,足以将方圆千百里范围之内一切观察清楚,自然也能看到在近处的这艘满载着修士的船只。

    那名五百年只有筑基修为的青年,如今已经成为了化神巅峰的强者。

    也就是陆文彬了。

    接着,叶天又看到了一个因为被自己神魂出世产生的天地异常惊吓到而落水的少年。

    但最关键的是,看的这一眼,叶天却发现那少年五心向天,自生道骨,是让叶天都少见过的,能遭天妒的绝伦天赋!

    若是眼睁睁的看着这少年淹死在水中,那绝对是真正的暴殄天物!

    再加上对方落水也有自己的一部分原因。

    两者结合在一起,让叶天出手,将这少年救了起来。

    虽然他本体只是凡人,但真仙巅峰的强大神魂,想要做到这一点实在是再简单不过。

    接着,叶天便带着昏迷过去的詹小鱼,来到了河岸边,等待对方苏醒,同时观察周围情况,思考自己的处境。

    虽然真正意义上叶天已经来到这个世界五百年的时间了,但在降临之时遭遇变故,他只有一丝微弱意识残留,还全部用在唤醒神魂,根本没有认真观察着这个世界。

    现在看下来,就单单是他所在的这个地方,周围方圆千百里的广大范围之内,灵气极为稀薄贫瘠,修士的数量极少,层次低微。

    至于停泊在河心的那艘船上的修士不管是修为还是天赋看起来都要相对来说好很多。

    而且根据叶天短暂的观察,也看出那艘船的人们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某处大型宗派的弟子。

    当然,那艘船的所有人,天赋都比不过被自己救下来的这个少年。

    除了别人之外,叶天首要还是要考虑自己。

    他需要修行,重归巅峰。

    但很显然,最起码在这一大片范围之内,灵气过于贫瘠稀薄,正常修行起来都是事倍功半。

    更不要提叶天现在是以真仙巅峰的眼光来审视。

    因此,思考之后,叶天确定,自己现在需要寻找一处适合他目前所需的修行之处。

    到詹小鱼醒来的时候,叶天已经通过观察和询问,打听清楚了许多事情。

    他知道了这里是一座名为常青的城市,貌似这个城市的出现还和自己有关。

    而这座城市属于一个名叫越的国家。

    至于越国,在整个世界上,也是偏安一隅,和整个大陆相比起来,极为渺小偏僻。

    当然,也知道了圣堂这个地方。

    那才是整个世界所有耀眼光芒汇聚之地,是让所有修士和亿万芸芸众生都顶礼膜拜的超然圣殿。

    不用想,如果那圣堂的实际真的和它的名气相当,那么圣堂的所在,便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适合修行的地方。

    而且河心那艘船上全是准备前往圣堂修行的新弟子们,也算是得天独厚。

    那边正好一道去圣堂罢。

    叶天完全没有想过进入圣堂会不会需要什么资格考验之类。

    至于这个被他救下的少年。

    “你想修行吗?”叶天问道。

    詹小鱼愣了一下,旋即不假思索的点着头,看向了远处那艘大船。

    “当然想,我想成为仙人,去圣堂之中修行。”詹小鱼认真的说道。

    “那就好,”叶天淡淡的说道。

    “有什么好的,圣堂仙人们今天就要离开,我也好像没有修仙的资格和能力,毕竟想成为仙人实在是太难了,”詹小鱼有些不甘的说道:“这件事对我来说,应该只能是想想。”

    “也不一定……”叶天似乎是在安慰一样的说道。

    叶天话还未落,詹小鱼就眼睁睁的看着那艘船上,有一道流光冲天而起,伴随着河岸边终于在这最后关头得见仙人真面目的无数常青城民众的惊呼声。

    正是詹小鱼那天晚上见过的那位仙人,陆文彬。

    詹小鱼也是立刻眼睛紧紧锁定了对方,眼珠子瞪大,呼吸急促。

    然后,那个人影就在少年瞳孔的倒影之中,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等到詹小鱼回过神来的时候,陆文彬已经在他的面前了。

    少年咽了口唾沫。

    先前的数天之中,他一直在想象着这样的场景,而现在,这一幕真的发生了。

    周围的无数常青城民众们也安静了下来。

    仙人为什么会停在詹小鱼的面前?

    不过接着人们的视线就被吸引到了叶天的身上,这才恍然大悟。

    仙人若是因为这个陌生的青年,倒是还有可能吧……

    詹小鱼……昨天已经快被整个常青城嘲笑了。

    陆文彬的确是因为叶天而来的。

    昨晚的惊变之后,陆文彬和先前无数次一样,一无所获,如今准备离开,陆文彬还是有些不甘心。

    恰好看到常青城的民众汇聚,陆文彬也只是最后一点希望,多看了一眼。

    然后就看到了人群中的叶天。

    他看得出来叶天是彻头彻尾的凡人,甚至没有灵根。

    长相也只是清秀,没有美的多么惊心动魄的程度。

    但就是让人无法忽视。

    陆文彬在圣堂之中修行数百年的时间,非常相信一个道理。

    不管是什么,只要特别到了极点,那再平凡的东西,都是不凡。

    更何况他如今已经是返虚境巅峰的强大修士,连他都是感觉到意外,那就更不用说了。

    这种感觉,催使着陆文彬按下身形,落在了地面。

    叶天微微点头致意。

    这种泰然自若的态度,若是在圣堂之中倒是普遍,但若是在外界,尤其是常青城这种偏僻之地,却是难得到了极点。

    不过不论如何,此人看年纪绝对已经超出了圣堂限制的十六岁,却还只是凡人,而且也没有什么修行的资质。

    陆文彬心中不免升起了遗憾的情绪。

    心里想着不说能够完全符合圣堂的条件,哪怕是符合了其中一条是,他都会出现将此人收入门下。

    可惜了。

    他自觉一眼便将此人看透,便不准备再浪费时间。

    这时对面的青年将后面一个少年拉了出来。

    “想就去做吧。”叶天对詹小鱼说道。

    就算少年胆子再大,当陆文彬真正近在咫尺的时候,詹小鱼还是被紧张的情绪填满了内心。

    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陆文彬不知道叶天这个举动的用意,他的目光下意识的在詹小鱼的身上扫过。

    他认出这个少年正是前几天刚来那晚,自己看见过一面的家伙。

    那一次陆文彬看到这少年是个凡人,虽然好像有些不凡之处,未来机缘足够,或许能够踏入修仙一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