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趣阁 > 都市小说 > 灭世咒爆发一千年后 > 章节目录 第193章 把内裤穿上!

章节目录 第193章 把内裤穿上!

 热门推荐:
    华南递给了孔先生一支烟,安慰孔先生道:

    “老哥,别难过了,你跟他本无关系,照顾是情分,不照顾是本分,在外面的世界辛苦劳累了一辈子,既然已经来了方舟,那就好好在方舟生活吧。

    你以前是个老师,我可以给你找个小学,你继续教书,什么时候想退休了,就直接退休。”

    孔先生接过烟,点燃后深深吸了一口。

    路灯下,寒冷的雾气中,烟雾缭绕纠缠,最后四散而开。

    孔先生抬起头来看着路灯,满脸的疲惫与沧桑。

    “我是个老师啊,可是我的学生,整整三十个人!有被当官的掳走了的,有被毒蛇咬了的,有出去采云烟草被野兽给吃了的,还有的被西风道的守卫军给打死了。

    还有不少死在了那些怪物手里,后来陈小风出现了,他就像是一株嫩苗,我看着他一点点茁壮成长,我一直希望他有一天可以长成参天大树。

    后来学生全死了,就剩了他和衡恒,现在呢,嘶——”

    孔先生双眼含泪,身体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又才继续道:

    “现在陈小风也死了,衡恒也跑了,我三十个学生啊,死的死,伤的伤,我就看着他们一个个离我而去,到头来,我还是一个人啊。”

    五十刚过的孔先生,此时却是宛如七八十岁的苍老模样。

    华南无法感同身受。

    不过李辛夷说陈小风很尊重眼前的孔先生,所以他也给予眼前这个孔先生足够的尊重。

    只希望陈小风在天之灵,保佑这孔先生余生别在受苦了。

    他不过也就是废土上的一个懂一些知识的普通人。

    打不了猎,做不了工,搬不了砖……

    没什么远大的理想,他只想教几个学生,然后看着学生长大而已。

    没想到一把年纪到现在,却还是被老天爷开了一个玩笑。

    丢掉烟头。

    孔先生转头对华南道:

    “华将军,还有一个不情之请,希望将军可以……”

    华南连忙道:

    “孔先生但说无妨,我一定尽力照办。”

    孔先生抬头直视华南:“我想去方舟外的游民区,希望华将军送我出去。”

    华南几乎以为自己他听错了,他一愣,下意识道:

    “什么?”

    孔先生再次重复道:

    “我想去方舟外面的游民区。”

    “你……”

    华南张了张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心意已决。”

    孔先生脸上满是决绝。

    “孔先生,想要去外面干什么?”

    “当老师,教学生,等陈小风。”

    “可……”

    “可你们从来没有发现他的尸体,不是吗?”

    “他是被白雾吞噬的,根本……”

    “我相信他!”

    华南似乎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陈小风这样的人,也会对眼前的这位十分尊敬了。

    弱小。

    执着。

    坚韧。

    “您需要我帮您做些什么?”

    “我希望能带走一些书,小学教科书和初中教科书,还有一些课外读物,讲述废土的残酷,讲述旧世界的辉煌,讲述人类自身……”

    华南听到一半,拿出随身带的笔和本子记录。

    “那,您什么时候出发?要不然,把年过完了再走?”

    “越快越好。”

    孔先生似乎十分着急:“如果可以,我希望是现在!”

    “这……”

    华南犹豫了一下,当即点头道:“好!那我现在先送您回去。”

    “不必了,让我四处走走。”

    说着,孔先生又问华南要了一支烟,就转身独自慢慢走远。

    华南看着孔先生逐渐远去的背影,微微一鞠躬,转身也上车离去。

    寒风吹乱了孔先生的头发。

    孔先生抬头看着方舟五彩斑斓的夜晚,各色的霓虹和光晕让人眼花缭乱,一片接着一片的光幕闪烁变换着颜色。

    这是生活在游民区的人类根本没法想象的景象。

    墙里墙外,两个世界。

    百米高楼之上更高的地方。

    全息投影投出了一个大大的红色“福”字。

    要过年了啊。

    记得以前过年的时候,陈小风总会提着自己打到的兔子啊,野鸡啊,麻雀啊,来到学堂和自己一起煮上一顿肉。

    有的时候还会捎带一些空白书页。

    可以写字!

    孔先生最喜欢的,就是那些空白书页,因为有的时候自己手痒,就可以在白白净净的纸张上写上几行字。

    可是以后,这些事情都不会发生了啊。

    陈小风不止一次地向自己表述,他最大的愿望,就进入方舟生活。

    “小风啊,你说你,进是进来了,你一共都才在方舟里待了几天?你还没我在方舟里面生活的时间长呢……”

    走着走着,孔先生莫名其妙地开始喃喃自语。

    偶有步履匆匆的行人,也是在擦肩而过的时候对孔先生投去怪异的目光。

    大概是将孔先生看成了年关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吧。

    “旧日的书上说:心安之处方为家。

    你死了,这方舟里面,我倒也没觉得有多心安呢?

    我还是觉得外面的世界更适合我,等我明年又开始教书,陈小风你说我会不会又碰到张小风,刘小风,马小风?

    不过我觉得,不管是什么小风,肯定都比你小子让人省心。”

    说着,孔先生笑出了声音来。

    一边笑,眼泪一边滴落在凝结了一层薄霜的地上。

    “陈小风啊,你小子命不是大么?怎么说死就死了呢?”

    ……

    【奖励:自由属性点+1】

    陈小风将这1点加给了防御。

    如此一来,自己的力量和防御总算全部超过了10。

    速度:125

    力量:105

    防御:105

    “不愧是紧挨着方舟的流民区,比西风道和走马道富裕多了,大晚上的,竟然还有这么多人家点着灯!”

    陈小风心中十分惊讶。

    这个游民区部分人家外面竟然还晾着菜,放着铁盆!

    这是真的富有。

    楚江一边走一边四下打量:“大哥你也别高估这里,即便是靠近方舟,但只要入了夜,游民区仍旧是法外之地。

    这两天会比较安静,主要还是因为快要过年了,为了过个好年,所以坏人也都比较安分。”

    “走了,赶紧找个地方租房子睡觉吧,这段时间给我奔波劳累得,班长你累不累?”

    “累。”

    武清锋是真的累。

    楚江和陈小风虽然喊累,但两人早就是在外面风采露宿习惯了,说是半个野人也丝毫不为过。

    但武清锋,说到底其实也就是第一次出来。

    她不想陈小风觉得自己是个吃不了苦的人,所以从始至终,她未曾开口说过一声累。

    虽然很多房子里都有光传出来,但是基本上家家户户还是房门紧闭。

    这大半夜的,在外面晃荡的能是好人?

    敲了几户人家,三人都遇到了同一个情况。

    只要一敲门,房间里的灯必熄灭,然后整个房间里面不会发出哪怕一点点的声音。

    直到三人离开!

    “完了,大哥,咱们要露宿街头了。”

    “露宿就露宿呗,又不是没有露宿过。”

    楚江不干了:“跟着大哥混,三天饿九顿,还要挨钢棍……”

    武清锋笑出了声。

    陈小风一瞪眼:“我啥时候饿着你了?”

    楚江双手从揣兜,吹口哨:“那我不管,反正没吃饱过。”

    陈小风都无语了,你那饭量比我都大,让你吃饱,一天大半时间都要放在找吃的上。

    “那啥时候挨钢棍了?”

    “钢棍倒是没有挨,但被猴子揍了。”

    “那是猴子?那是齐天大圣!也不知道是谁一脸傲娇地表示能被齐天大圣给揍了,贼光荣!”

    楚江:“……”

    “旅店!”武清锋突然指着不远处的一个灯牌。

    陈小风惊呆了:“这鬼地方还有灯牌?”

    楚江笑麻了。

    撒丫子就向旅店跑了过去:“别管灯牌了,咱们能好好睡觉了。”

    陈小风和武清锋对视一眼,两人相视笑了笑,也加快了步伐。

    “老板!我要三间最好的空房间。”

    楚江跑地太快,夺门而入。

    老板:???

    门:砰!

    老板:“……”

    陈小风走进来,一脸不可思议:“你怎么把人家门给拆了?”

    老板大声道:

    “搞什么,住店就住店啊,你们拆我门干什么?”

    楚江伸手一指陈小风:“他是大哥,他赔!”

    老板看着陈小风:“赔钱是吧?”

    陈小风点头:“赔钱,也要住宿。”

    “最好的青石供暖房,带热水,一晚上……”

    “就要青石供暖房子!”武清锋突然开口,“确定带热水,能洗澡?”

    老板点头:“能,我这都是老字号,我还能骗你们?我这儿可是不少拾荒者,猎人的常住旅馆,要是作假,得罪了那些人,我早就没命了,那还开什么店哦。”

    紧接着,老板环顾了三人一圈:“我这儿可是一概不赊欠的,这最好的房子,价格肯定也就……”

    “没事,就住这里!”

    武清锋想洗澡!

    最后老板看着陈小风,伸出了手,陈小风从兜里掏出了一个被自己捏变形了的金币:“这个应该足够了。”

    “金子?真的假的?”

    老板先是一愣,随即就用尽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接过了金币。

    然后犯了难。

    没见过啊。

    陈小风对老板道:

    “明天你可以地方鉴定,确定是金子之后再放我们离开都行。”

    这金子是他在感染之地捡到的。

    小艾说应该是以前死在感染之地的矮人或者哥布林遗留在这里的。

    毕竟矮人和哥布林天性喜爱这些金光闪闪的东西。

    当时小艾说这金子在感染之地待的时间太长,已经染上了不幸和厄运,不能长久留在手里,需要尽快花出去。

    金币在流动之间,上面的厄运就会逐渐被消磨掉。

    正好用在这里。

    “成!”

    老板这回倒是很爽快,这东西在手里的重量远非铁一类的金属可比,是金子的可能性比较大。

    “可是只有两间上等房了,所以要么两人挤挤,要么其中一人没热水用。”

    楚江一脸鄙夷:“我就不能先去他房间洗个热水澡?”

    老板一时语塞。

    然后楚江回头看着陈小风,嬉笑道:

    “大哥,咱们睡一间房子。”

    陈小风正要点头,楚江警惕地看着武清锋:“三妹,你不会想和大哥一起吧?那是不行的哦,你看他这损样,这么漂亮,一看就不喜欢女的。”

    陈小风:“……”

    老板看了看陈小风,又看了看楚江,还能这么玩儿?

    又长知识了。

    夜里。

    房间里点着灯,陈小风先洗了澡,洗完后就缩在供暖的床上,那叫一个暖和。

    楚江后洗澡。

    洗完澡后内裤都不穿,甩着家伙就走了出来:“大哥,我来咯?”

    陈小风一个哆嗦,条件反射地弹了起来:“卧槽,你t为什么不穿内裤!”

    楚江特爷们道:

    “哎呀,大家都是男的,有什么害羞的,我又不会吃了你,我习惯了,这样睡觉舒服。”

    “楚江你大爷的,给老子穿上!”

    “我不!”

    “穿上!”

    “我不!”

    “老子让你把内裤穿上!”

    “嘿嘿嘿大哥我来咯,第一次和大哥睡觉,好激动呢。”

    陈小风:“我尼玛……滚!”

    楚江:“啊呀!”

    隔壁的武清锋将二人说的话听地一清二楚。

    她红着脸,捂着嘴,笑着入了梦。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老板就拿着金币出了门,没到一个小时,又拿着金币跑了回来。

    满脸激动和兴奋。

    这金子是真的!

    为了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他还专门给陈小风三人准备了丰盛的早饭。

    白白的大馒头!

    浓稠的稀饭!

    还有一碟咸菜。

    早饭后三人从旅馆走出来顺着大陆往前走,大陆的尽头就是进入方舟的大门。

    给小星星洗完衣服,正在路边晾衣服的刘寡妇一抖衣服,不小心碰到了撑起来的晾衣架子,架子倒下去砸到了楚江的肩膀。

    楚江顺势倒了下去:“哎呀呀哎呀,哎呀呀哎呀,断了断了…赔钱!”

    陈小风无语道:

    “这儿都是游民,没多的钱给你碰瓷的。”

    楚江默默站了起来:“不好意思,职业病犯了,以前在方舟没钱的时候我就是这么搞钱的,不过我只找那些有钱的人碰瓷,比如赵明这种。”

    武清锋:“……”

    刘寡妇正想道歉,就看到楚江碰瓷。

    她正想生气,又看到楚江站了起来,没什么好脸色给楚江的她顺着楚江的目光看到了陈小风。

    陈小风也看到了刘寡妇。

    他也傻眼了:“刘……刘姐?”

    刘寡妇脸上的表情瞬间至少变换了五种!

    那叫一个精彩。

    到最后,只剩下了一道喜悦的喊声:“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