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仙在此 > 章节目录 第一千六百二十五章 请陛下出手

章节目录 第一千六百二十五章 请陛下出手

 热门推荐:
    李子异父子的脸色,都很不好看。

    难道五书鬼秘术被发现了?

    不可能啊。

    按照洪荒圣族的描述,这五书鬼秘术乃是帝级的秘术,就算是【书帝】,也不可能发现。

    “我没有作弊。”

    李光虞昂起脖颈,一脸坚定地道:“我拿的每一分分数,都是依靠自己的勤修苦学,依靠自己的汗水和才智获得的,我不服这样的判决……如果考满分就是作弊的话,那秦怜神作弊的可能才最大吧,她可是八门满分,这根本不是人力所能达到的。”

    李子异也大声地道:“对啊,不能因为吾儿得了两科满分,就说是作弊,这是污蔑。”

    是啊。

    这不合理。

    无数道目光,重新又看向方支离等人。

    【苦舟】方支离面色清冷凌厉,道:“不是因为满分才说你们作弊,而是因为你们作弊才拿到了满分。”

    林北辰也不失时机阴阳怪气地道:“怪不得啊,前面六门考得稀巴烂,最后两门突然拿到了满分,我就说这不可续,啧啧啧,原来是作弊,真的是臭不要脸。我这一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开挂作弊的人,如果人人都像是你们这样走歪门邪道,那像我这样勤勤恳恳努力苦修的老实人,岂不是无立足之地?”

    “我没有作弊。”

    李光虞咬牙死撑,道:“我不服。”

    李子异也大声地道:“你们这是针对我们东林一脉,这是阴谋,是赤裸裸的排挤。”

    东林一脉的学员们也有些骚动。

    这样的结果,让他们无法 接受。

    不管如何,李光虞都是东林一脉的骄傲,是未来,承载这巨大的期待,也从未让他们失望过。

    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方老,别给他们留面子。”

    林北辰在一边疯狂地煽风点火,道:“拿出证据来,怼死他们。”

    方支离笑了笑,看向李光虞,直接道:“【五书鬼日新月异】秘术,并非是绝世之秘,你们以为可以瞒得过【书帝】陛下吗?”

    “什么?”

    李光虞心神狂震。

    李子异在一边,也瞬间失态,一颗心差点儿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怎么回事?

    不是说,【书帝】绝对看不出来的吗?

    为何只使用了一次,就被发现了。

    不,不可能。

    一定是在诈我。

    不得不承认,李氏父子都是大心脏。

    到了这种程度,还在咬牙嘴硬。

    何况,还有一个黑石帝在他们的身后。

    就算是真的被揭穿了,大不了鱼死网破。

    方支离无比遗憾地摇摇头:“我的确是没有办法拿出证据……”

    李氏父子闻言,顿时眼眸深处闪过喜色。

    然后,就听方支离继续道:“但是,有人可以拿出来。”

    他看向林北辰,道:“陈书友,就要麻烦你了。”

    林北辰一怔

    啊这……

    我是个学渣啊。

    怎么拿出证据。

    方支离解释道:“陈书友手中有一物,可摄魂魄。”

    林北辰的脑子里,闪过一道灵光,道:“引魂灯?”

    方支离点点头。

    林北辰放下从【百度网盘】之中祭出那盏来自于林心诚的秘宝‘引魂灯’。

    青绿色的灯光氤氲流转开来,散发出一阵清冷诡谲的光。

    林北辰一手提灯,一手甩动牵灯的飞镰,催动这件秘宝,飞镰自从飞出,直接朝着李光虞卷去。

    “这是什么?”

    李光虞大骇。

    一边的李子异施展‘箴言秘术’,就要阻挡,却被方支离直接镇住。

    咻。

    青色微光的飞镰,在李光虞的头顶上一卷,到拽而回,发出刺啦一般撕裂布帛的声音。

    下一瞬间,就见它从李光虞的身上,直接扯出一道虚影。

    那是魂魄。

    李光虞见状,心神狂震:“这不可能……”

    他分明已经彻底炼化了五书鬼,每一个被虐杀的书生的魂魄,早就已经被抹杀了形状和神智。

    “还真的有东西啊。”

    林北辰再度催动‘引魂灯’。

    连续五次,五声‘刺啦’般的撕裂布帛声响。

    总共有五道魂魄,从李光虞的身上,被撕扯牵引了出来。

    “原来你就是依靠这五道魂魄,在考试中作弊。”

    林北辰直接不要钱的脏水泼过去,道:“臭不要脸,竟然开挂,亏你先人哩。”

    周围的无数道目光,看到这一幕,也都震惊了。

    以魂魄之力作弊?

    李光虞还真的不清白。

    东林书院的书生们,更是一个个浑身冰凉宛如雷击,一时之间说不出一个字来。

    “这是污蔑,是栽赃,是阴谋。”

    关键时刻,李光虞反而是镇定了下来。

    他盯着林北辰,冷静地反驳,道:“陈北林,你手中这件炼金之器,早就存储了魂魄,假装从我体内牵引,实则是以秘术释放,我根本不知道这五道魂魄……你这栽赃水准,也实在是太低级了。”

    人群中又一阵喧哗议论。

    不得不承认,李光虞说的有道理。

    毕竟这个所谓的‘引魂灯’,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大家都不知道。

    万一真的是释放栽赃呢?

    “呵呵,你这个狗都不如的东西,鸭子煮熟了,嘴还是个硬板板。”

    林北辰冷笑道:“就算是我有心栽赃,但是求知学院这四位德高望重、众望所归、流芳千古的大人,会配合我栽赃你吗?你以为你是谁,也配求知学院如此大阵仗对付你这个小丑?”

    吃瓜群众们一听,顿时觉得,陈北林说的也有道理。

    李光虞冷笑道:“哼,也许几位前辈,是被你蒙蔽。”

    “呵呵,这么说,你不承认这五鬼是你炼化掌控?”

    林北辰逼问。

    李光虞冷笑道:“本来就不是。”

    “你敢发誓吗?”

    “有何不敢?”

    “那你发啊。”

    “没有必要。”

    “你心虚了。”

    “没有。”

    “那你发誓啊。”

    “没有必要。”

    “看,你果然是心虚了。”

    “我没有!!!”

    “那你发誓啊。”

    “我……好,此五鬼若是我杀戮炼化,必定让我家破人亡,身败名裂。”

    “咦,这可是你说的。”

    被林北辰话赶话,李光虞不得不立下了重誓。

    不过,对于他来说,没有什么要紧,又不是以‘命魂之书’起誓。

    但是下一瞬间,他整个人的表情,立刻就变得惊恐了起来。

    因为从【引魂灯】中,漂浮出一个人形虚影,不是别人,正是被他昨夜炼化的‘曹书瑀’。

    “怎么样?”

    林北辰一脸戏谑地道:“没想到吧,引魂灯不但可以将你炼化的魂魄拘出来,还可以让其恢复神智,嘿嘿,孙贼,这下子你还有什么话说?”

    李光虞面色数变,一时无言。

    主要是太过于震惊。

    而这时,‘引魂灯’的清冷青光照射之下,‘曹书瑀’的魂魄逐渐完整,面目身段已经清晰可辨,脸上流露出痛苦而又愤怒的表情。

    他盯着李氏父子,一脸的怨毒,嘶吼道:“李子异,李光虞……还我命来。”

    声音清晰可闻。

    站在一边看‘热闹’的尚气书局众人,这一下子,直接被震惊了。

    曹书瑀的叔父曹长纯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冲出来震惊地道:“书瑀,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曹书瑀’扭头看曹长纯,双眸中流出血泪,大声地嘶吼咆哮,道:“叔父,为我报仇,我死的好惨,李光虞这个奸贼,诱骗我吃下丹丸,用酷烈的手段折磨我,将我杀死,还祭炼我的魂魄,叔父,我死的好惨啊,为我报仇啊……”

    曹长纯一个激烈,猛然之间明白了什么。

    他看向李氏父子,怒声道:“你们竟敢暗害我侄儿,竟然暗害自己的盟友……李子异,我要一个交代。”

    说着,尚气书局的人,已经包围簇拥了过来,将李氏父子团团围住。

    其他东林书院的人,此时大部分都已经懵逼,不知道该如何对待,一时之间,忘记了反击。

    “这……”

    李子异也懵了。

    世界上还有这种秘术至宝,连已经被炼化的魂魄,都可以重新拘出,然后复原,赋予神智。

    而李光虞咬牙不承认,道:“他被控制了,曹书友被陈北林控制了,这是假象,长纯世叔,千万不要上当,这是阴谋,一切都假的。”

    为今之计,只有死撑下去了。

    曹长纯眼中闪过一丝犹豫之色。

    “叔父,不要听这个狗贼狡辩,是他杀了我……”

    ‘曹书瑀’的魂体,双眸中流淌着血泪,道:“是李光虞害了我,他为了修炼《五书鬼日新月异》秘术,不只是杀了我,还害了其他四名书友,你们还记得半年之前惨死的林永裕、朱凤玉几位书友吗?就是被这对狗贼父子残害,炼化为书鬼……”

    这时,其他四名书鬼的魂魄形象,也逐渐显露出来。

    只是他们死去太久,早就被炼化,却是无法如‘曹书瑀’一般开口而言。

    但也都用怨毒愤怒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李氏父子。

    这一下子,真相不言而喻。

    这四个书鬼,生前都是极为有天赋的书生,被各自所在的势力辛苦培养。

    “裕儿,是为父啊,你看看为父,我找你找得好辛苦啊。”

    一个白发苍苍形容憔悴的中年人,看到其中一具魂魄,当场痛哭失声,疯狂地往前冲。

    “凤玉学妹,原来你竟是已经……呜呜呜,我发誓要为你报仇,一定要找出凶手,我已经在星河之间苦苦追查了半年,没想到……”

    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八九岁的年轻书生,泪水长流。

    很多人都被触动。

    当初,这四名天才级书生,死的不明不白,其中还有人是直接失踪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各方追查都没有结论,最终成为了无头悬案。

    没想到竟然都是被李氏父子所害。

    “这是阴谋。”

    李光虞梗着脖子,大声地道:“他们都是被林北辰以邪器控制,都是假象,用来污蔑我……”

    “呸。”

    这时,人群中突然冲出来一个年轻书生,一口啐在李光虞的脸上,道:“欺世盗名的狗贼,林永裕书友乃是半年之前惨死,那个时候,陈北林书友还没有来到泪痣星系,何以会杀害他?那个时候,陈书友也与你无冤无仇,为何会陷害你?”

    “哼,也许他苦心积虑,早就有所准备呢。”

    李光虞反正是打死不承认。

    这年轻书生冷笑,道:“李氏父子皆是欺世盗名之辈,前日,便是李子异暗中派人找到我,说愿意为我出修炼资源,并且会派人去治疗我那身患重病的师父,要我出面指证秦怜神作弊,我一时糊涂,竟然相信了他的鬼话,铸下大错,谁知道李子异非但不派人为我师父治病,还命手下的护卫杀我灭口……”

    一言既出,四周皆哗然。

    这时,有人认出来,这个年轻人,便是之前拦住秦怜神,说了诸多数据,强硬指责秦怜神作弊。

    当时,他真的是带起来了巨大的节奏,让本就被污蔑为妖女的秦怜神,声誉疯狂下跌,若不是有陈北林这样的强者,当时为秦怜神撑腰的话,只怕是不明真相的书生们一拥而上,会将秦怜神殴成重伤。

    当时很多人都为这个年轻人的勇敢和强硬而赞叹。

    谁能想到,背后还有这样的阴谋。

    如此众多的连串线索下来,就算是再坚定的支持者,也知道李氏父子完了。

    “残杀同胞,修炼邪术,招考作弊……”

    【苦舟】方支离沉声道:“这一切,证据确凿,李子异,李光虞,你们两人束手就擒吧,不要逼老夫亲自出手。”

    李光虞的面色,阴沉如水。

    李子异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旋即仰天狂笑了起来:“哈哈哈哈,真是人算不如天算……也罢,既然被你们发现了,那老夫也就不装了,方支离,你如此不给我东林一脉面子,那从今日起,我东林书院就彻底脱离泪痣星系博士道一脉,自成一体,从今以后,我们各不相干。”

    承认了。

    曹长纯目龇欲裂,盯着李子异,道:“狗贼,你承认,我那侄儿是被你所害?”

    李子异冷笑道:“是又如何?他的魂魄,能为吾儿所用,乃是他的荣耀。”

    “你……”

    曹长纯气的浑身发抖:“老夫和你拼了。”

    ‘命魂之书’召唤而出,直接出手。

    李子异狂笑,道:“怕了你不成?”

    两人瞬间以‘箴言秘术’对了数招,一时不分上下。

    “狗急跳墙了喂。”

    林北辰收起‘引魂灯’,吃瓜吃的很有代入感,大声地道:“姓李的,你这是要背叛博士道啊,你就不怕被群起而攻之吗?”

    李子异一脸怨恨地看着林北辰,道:“若不是你这个小贼坏我大事……今天,你们都要死。”

    说着,身形速退,到了石碑附近,躬身,大声地道:“请陛下出手,为我们东林一脉主持公道。”

    没有回应。

    “陛下?”

    李子异看着石碑下闭目静坐的黑衣老人,再度行礼,道:“我东林一脉,愿归属于陛下,还请陛下出手,杀光这群不知好歹的家伙。”

    黑衣老人端坐如钟,毫无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