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道惊仙 > 圣域殇 第0568章 镇圣

圣域殇 第0568章 镇圣

 热门推荐:
    第0568章镇圣陆离上任第一件事就是熟悉司职、司吏、司务、司员这些。

    四副司主分别是‘浩忠道祖’‘浩义道祖’‘罗弈道祖’‘羽霓道祖’,皆后期境。

    下面是八‘监’监正,皆为后期境道祖,还有三十二个中期境道祖的‘副监’,以及数百近千的本司的‘护法’‘执事’‘司吏’等。

    ‘执法司’隶于‘巡监殿’,如今的巡监殿君是洪焰心,陆离就能放手而为。

    不过以陆离的秉性而言,他依法规做事,基本不会在意上锋的什么胡七乱八指令,合规矩的怎么都行,不合规矩的我可能不执行,除非咱们穿一条裤子,利益均沾就另说。

    头上还有四位副殿君的,但是四副殿君各管一摊儿,按理说只有一位能管到陆离的头上吧,就是分管的副职,但焰心半圣收回了那位分管‘执法司’的权限,她把执法司划归了给自己直接管理,这基本是给予了陆离副殿君的权限。

    本来殿属八‘司’,四副君各管两司,但有个叫‘浩成道祖’的之前分管执法司,现在这个权限没有了,被殿君拿了回去,但他也不敢多言什么,前司主浩天道祖都死透了,就死在焰心和陆离手中,浩然门也不追究,他浩成道祖也不比死去的浩天强,不然司主正位就是他来坐,而不是浩天了。

    另外就是这‘巡监殿’中充斥着大量的浩然门的人。

    大约这是诸圣互相之间的妥协定议吧,而焰心归还了浩然法圣的诸天道器,浩然门投桃报李又为抹平这段恩怨,就将‘巡监殿’让了出来,实际上巡监殿的司职是挺得罪人的一种司职,虽则真的很肥,但当上面支撑的实力出现问题时,还是让出来最好。

    洪焰心强势崛起,击败法圣,正好也给了浩然门一个台阶下,而龙光圣君把原巡监殿君提为辅助他的‘院事’,就有了培养其做廷枢院副相的意图,这也是进一步拉拢浩然门支持他的做法,既拔了浩然门,又提了洪荒门,龙光圣君还是有手腕的。

    而在巡监殿,有一位副殿君还是龙光圣君的亲侄子,巅峰境道祖‘龙武道祖’。

    这位可以说了巡监殿的第一副君,也可以说是龙光圣君派在‘巡监殿’的大监事吧,因为他不可能叫一殿完全脱出他这个‘圣君’的掌握。

    以前的殿君虽是浩然门的人,但有大事决策也不敢一个人拍板,会问龙武道祖的。

    下面八司主更清楚龙武道祖存在的意思,私下里对他更是恭奉。

    强势崛起的焰心半圣执掌了巡监殿,会不会改变这里的形势谁也不清楚呢。

    ……

    陆离用人也不会专门或刻意排斥谁,他只看你做事的态度。

    “……本司不管你是哪宗哪族的出身,又或哪位法圣老爷的人,在司眼里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有作为的人,一种是不作为混日子的人,一但不作为还可能整些乌七乱八的腌臜事出来,这样的人,本司不会留手,现在当着你们所有人的面把丑话先交待清楚了,你们有谁要是申请转司,本司皆允,凡是留下来的,就必须要服从本司的意志去作为,去做事,捅塌了天,本司给你把这个窟窿补上,但是留下不作为还想混的,那本司现在告诉你们,可能就一个下场,死就一个字!”

    轰!

    司会炸了,这位司主太强势了啊。

    “司主大人,属下请教一句。”

    是副司主‘浩忠道祖’。

    “你讲。”

    “司主大人,便是有转司的,可也未必有司会接纳,毕竟每司有每司的吏员定额,”

    陆离点头,“你说的也对,其实就是各凭人脉关系嘛,转不走又不作为的,可以长期请假,办理停薪留职,这个好理解吧?不领丹俸薪资,就是放假去自己修行吧。”

    轰!

    ‘停薪留职’,这种规制,闻所未闻啊。

    “司主大人,未闻有此规制啊?”

    “是啊,大人。”

    “……”

    陆离却道:“从今日开始就有了,此规制由本司提出,报殿君大人批准,明日开始在本司先试行,你们谁要是办理,明日去,三日之内不办理或不转司的,本司视为有作为的本司之隶属,到时候就会赏罚分明,今日都交待清楚了,届时勿谓本司言之不预。”

    好,强势的一塌糊涂,居然有提建新规,还要在本殿本司试行?你牛,大牛了你。

    不过想想这位是舔焰心大佬的,此事未必不能做成。

    次日,‘巡监殿’就颁下了殿诏:在执法司试行停薪留职新规制。

    果然,舔准了啊。

    当日,就有少一半的人办理了‘停薪留职’。

    而‘停薪留职’的最后一条规定:停职半年之久的不预回归者,视为自动放弃司籍。

    你半年不回来上班,就开除你的司籍,让你变成自由人一枚。

    这手够狠的。

    不过也等于给了他们半年的运作转司之机,还有什么好说的?

    三日后,办理停薪留职者超过百分之七十,致使执法司严重的缺员少吏。

    然后,龙武道祖就出现在了‘执法司’。

    当时,陆离正在与剩下的两位副司主议事,他们是‘罗弈道祖’‘羽霓道祖’。

    另二位浩然门的‘浩忠道祖’‘浩义道祖’都办理了停薪留职,已经求了宗门老祖,帮他们寻转新的司处,实际上大部分办理停职者都是‘浩然门’的。

    可以说浩然门的影响要从‘执法司’先抹掉了。

    而‘执法司’是巡监殿隶下冲在第一线的重司,其它诸司就没那么重要。

    “见过龙武副殿君。”

    陆离三人一起稽首。

    龙武是个二十几岁模样的温雅男子,表面上看人畜无害那种,实际上此君手段狠辣。

    他成道时大约就是这个年龄,所以一直保持着。

    真论年龄的话,此人必然上亿岁都不止。

    “三位无须多礼,本座前来是有一事要与陆司主相商……”

    “副君大人请坐!”

    陆离伸手一指,一尊法座升起,而他还是坐在自己司主位置上。

    ‘罗弈道祖’‘羽霓道祖’是一心要跟着陆离作为了,一左一右侍立在他的身侧。

    龙武坐下道:“执法司试行停职新规,如今吏员减了七成,怕是职务不好开展了,本座来了推荐一些人,陆司主以为如何?”

    “无妨,副君推荐多少都没有问题,唯有一点,通过正规司录考核,再就是本司之前告诫的一番话,来本司就要作为,不作为或混日子的,本司是不会留情面的,那么多人停职挂薪就是怕他们自己不作为,无法把本司的意志指令落到实处吧,副君大人推荐人时最后告诉他们这一点,他们若倚仗副君颜面抱着来混的心态那最好别来,省得大家到时候脸面上都不好看,其它的没什么,本司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欢迎各方道祖共治廷盛。”

    龙武讶然看了一眼陆离,微微颌首,“你果然与众不同,行,那就这么说定了。”

    “然。”

    “还有一桩事……”

    “副君请讲。”

    “本座分理的‘审刑司’有一桩案子要翻,其中确实存在冤情,乃是你前任‘浩天道祖’做的手尾,但要翻案的话,就要由‘执法司’重新缉拿疑犯了……”

    龙武一提这事,‘罗弈道祖’‘羽霓道祖’就是脸色一变。

    但此时轮不到他们插话,神情颇有一些着急。

    陆离淡淡言,“审刑司翻案,执法司配合重新缉拿嫌疑犯是应有之意,要缉拿谁?”

    龙武却道:“缉拿谁由执法司判定,审刑司只管对缉拿来的嫌疑犯审讯用刑,和判定案子是否有疑点是否需要重新办理,在审讯过程中,苦主交待了一些隐秘,指向了更多嫌疑人,但是不是苦主乱咬也不清楚,执法司负有缉拿深查之权,在这个过程中判断哪个嫌疑者的嫌疑最大而定下缉拿目标,所以,审刑司会将苦主送来执法司……”

    “嗯,既然审刑司认定有重大冤情,那就发还苦主给执法司,我们重新厘定。”

    陆离答应了。

    ‘罗弈道祖’‘羽霓道祖’更急了。

    羽霓压不住插嘴,“司主容禀……”

    “讲。”

    “此案事涉一尊法圣之子,纷纷扰扰多时,牵扯甚广……”

    陆离打断她道:“无妨,别说事涉法圣之子,就是事涉法圣本人,他也要给本司一个明确的说法,除非他不认可法廷司务,不准备遵守法廷规法,那就另当别论,无法无天者也不是没有,但终归要有无法无天的实力,不然只是个笑话,副君大人,速速发还苦主,执法司被万众瞩目,正要办大案要案,以正司名,以扬法威!”

    “好!”

    龙武长身而起,“好一个以正司名、以扬法威,你敢办,本座就敢支持你。”

    这龙武道祖也是个怀藏大志者,但奈何不了大形势大局面,一直就这么窝着,翻案此时他已经提过十数次了,但是之前‘浩天道祖’做司主时,就是不接,说事实清晰,罪证确凿,不要听苦主的瞎说,我们执法司定的案,就是铁案如山……

    就这个案子,连龙光圣君都知道,但他也对此案沉默不出声,可见是有难言之隐的。

    龙武离去后,很快就送来了苦主。

    是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浑身伤痕累累、衣不蔽体,一只乃都挂在外面……

    “……我死也不服,我要告到他服法,我要讨个公道,诸圣在上,都不能开开眼吗?这世道还是诸圣主持下的公平盛世吗?我不服,我冤枉……”

    女子似疯了一般就这番话。

    她身上的伤已经深入本源,甚至陆离一眼能看出来,她是从后期境道祖跌落到如今的初期境,概因本源伤残所致……而且这伤还在继续扩散,可能用不了多久她要跌出九阶诸天道祖境的。

    陆离伸手一指,一道光芒缠绕到女子苦主身上,告状的人告到这种凄惨的地步?

    光芒瞬间凝成一件法袍,罩了女子的身躯,并且在修复她的伤势。

    “羽霓,苦主只是告状,何以受此重伤?”

    陆离问。

    羽霓苦笑道:“都是前任浩天道祖的手尾,他认为苦主是诬告,所以动了刑,以法鞭抽剥苦主的道祖法则,以致如此……”

    “浩天道祖已经死了,再把他弄出来对质,也不是不可以,就是费点周折……”

    什么?

    死透了的浩天道祖还能弄来对质?

    据说浩天道祖被炼为了一枚‘诸天道祖本源大丹’,连神魂都炼尽了,死不入轮回的惨淡收场,就算法圣有复活大术也无从复活他啊,一丝一毫魂灵也找不见复活什么去?

    那苦主被法袍罩体,感觉滚滚元气在修复自己的重伤,遍体清爽舒畅,再无一丝苦痛感受,不由心魂大震,抬眼望着司座中的陆离,简直不敢相信。

    “你什么也不用说,看着我的眼睛就行了,本司自会察知一切……”

    陆离星目绽放两道奇光,锁住女子美眸。

    他沉声一喝,“大道时空,三千逆转,咄!”

    嗡!

    那女子身形一个震颤,一脸茫然了。

    但羽霓和罗弈道祖却大为惊震,司主居然施展逆天神通,让这女子的记忆倒转三千,以便他了解一切真相。

    如此神通,简直是……法圣或许能办到,也只是或许吧。

    数息之后,陆离目中奇光敛去,“嗯,本司都知道了,看来你知道的也不多,只是知道他们要害你,也认定是那法圣之子J噬杀了你母亲及妹妹,并杀了你们一族,但你并无实际证据,那浩天道祖是个关键人物,他把你这个案子做成了铁案,咬定你诬告法圣之子,若其中真有问题,那他少不了会与法圣之子接触,只是如今浩天道祖已经被本司灭杀炼成了‘诸天道祖本源大丹’,要找他拿什么证据还须费得周折……”

    “死的好,死的好,那浩天道祖该杀,他帮着那法圣之子善后,实为帮凶,只是我没有什么证据,却叫他们逍遥法外,如今他死了,死的好……”

    女子大哭起来。

    陆离道:“要办其它人,本司自然可以强拿魂审,真相即可大白,但是法圣之子就要麻烦些,若如实证不好缉拿此人……你遇害的亲人,可有什么遗物留下来?”

    “有……有我妹妹的一张人皮……”

    “……”

    听着怎么感觉有点……很好,敢留下人皮的凶徒,也是自负的很啊。

    “这皮在哪?”

    “我埋进了妹妹和母亲的衣冠冢中。”

    “走!”

    ……

    什么衣冠冢,在哪?

    分明被毁了不剩一点痕迹了。

    到了苦主女子说的坟地,压根没有什么衣冠冢,一个大坑,十数丈方圆,啥也没了。

    “好狠……”

    女子泪盈满面,浑身发抖。

    “这也没有什么。”

    陆离一步跨前,伸手一指,“混沌溯源法,大道时空、逆转三千,咄!”

    嗡!

    被法力笼罩的数十丈方圆立即起了变化。

    时光逆转,一切还原。

    嗡嗡嗡。

    原本是废坑的破败模样,居然在极速的恢复中,看的几个跟来的人都头皮发麻。

    这真是逆天神通,这是对‘时空法奥’参悟到了一个极深层次才能办到的。

    而且还要有浑厚的大法力持续输出来支撑,不然怎么扭转时空的倒流?

    轰!

    衣冠冢重新出现,然后是一道来自苍穹中的光芒从衣冠冢中退散。

    正是这道光芒毁灭了衣冠冢。

    陆离抬眼,法力罩着那道退散的光芒追过去,越过巡阔辽的虚空,一直追踪到了那光芒的起源之处,那是一座极高的山峦,山峦上正站着一尊锦绣法袍的男子。

    刹那间画面定格了男子,他正发出冷笑,“告我?真是想多了,你以为有龙武道祖支持你就能告倒我元孝天吗?哈哈哈……等这事告一段落,践妇你也要被我奸噬而死。”

    陆离凝立不动,法力始终罩定此人,时光继续倒退……这元孝天种种作为都一一的出现在画面中,与浩天道祖勾结,议定善后,并且给了浩天道祖多少丹品、还许诺了一些好处,最终倒退至他行凶现场时,将一母一妹如何奸噬肆杀……手段极为凶残,他还狂笑着自己修练的是‘大魔噬魂吞天灭圣术’,狂言以后还要吞噬诸圣,别说两个小小的中期境道祖了……然后陆离继续倒退时光,他要更多此人的隐秘,一举将其定成死案。

    直到元孝天与一尊魔族半圣的会面镜头出现,暴露出了他与魔族的勾结,并且将法廷的好多秘密讲出来,库储多少丹品之类,有多少隐藏的绝杀手段等等……然后继续倒退至与一尊魔圣化身的见面,传授他‘大魔噬魂吞天灭圣术’,他磕头拜其师,宣誓效忠。

    至此,陆离将这个法证法力光影凝成了一个光球,这就是元孝天的确凿罪证了。

    羽霓、罗弈看的头皮发麻,那苦主女子都傻眼中。

    真要翻开此案,这个元孝天肯定是死定了。

    陆离一挥手,光芒乍闪,他们就在瞬间回到了法廷‘执法司’。

    “羽霓、罗弈听令。”

    “属下在。”

    二人立即跪下受令。

    “你二人敢不敢作为?”

    羽霓道:“愿追随大人作为,只恐力有未逮……”

    “本司要的是你们的态度和决心,力不力的不是你们考虑的事,本司自有主张。”

    “愿随大人纠正不法,以正法名、以扬法威,万死不悔!”

    他们异口同声回应。

    陆离颌首,“非常好,你们敢作为,那就不用担心一切,本司若没点把握,又岂会派两个小虾米去送死?既然你们表了态,本司也不吝啬一些手段提升你们敢作为的实力,现在本司传授你们诸门秘技无量神通,令你们突破后期境迈入巅峰境,为我执法司竖起弘扬司法的大旗,为法廷诸吏竖立作为的典范,”

    他言罢一指,两道精芒打入二人额头眉心。

    二人立即弹起,身形噼啪暴响,修为节节攀升,无尽浩瀚磅礴的神通法力在本源中激荡澎湃,顷刻之间啵啵两声异震,他们几乎同时晋升了巅峰境。

    而且这股力量还在继续攀升,几乎要将他们顶入半步法圣。

    但是法圣奥义没有浅悟始终是跨不进去的。

    “嗯,你们剩下的就是浅悟一丝法圣奥义,就可以妥妥迈进半步法圣之境。”

    陆离点点头道,他就如圣神一般的存在,居然在两指之间培养造出两尊巅峰境道祖。

    这是什么手段?

    这是法圣也不具备的手段啊。

    突然他们有些明白了,那洪焰心也未必就是他的大腿,他可能才是洪焰心的大腿啊。

    二人再次跪参,“谢司主大人恩造如天,我等誓死追随大人。”

    这种传造之恩,更胜于师,如再生父母一般。

    “起来吧,本司授你们两道符箓,若法圣不手则罢,法圣若是出手,你们可以祭施出本司的符箓,嗯,一符足以,不要随便浪费,以羽霓为主,罗弈为辅……”

    “谨遵大人法谕。”

    然后,羽霓又道:“属下有个不情之请……”

    “讲。”

    “属下想做司主的侍姬,请司主应允。”

    好一个直爽的女道祖。

    “你决定了?不怕别人嘲讽耻笑你舔本司?”

    “正是要舔大人,何谓人言?罗弈他想舔,大人还不要他呢……”

    “呃,”罗弈差点没喷出老血,不过他对羽霓一稽首,“那本尊舔羽霓大人吧。”

    “哈哈哈……”

    陆离大笑。

    羽霓直接抛给罗弈一个‘算你聪明’的眼色。

    苦主女子已经完全懵逼了。

    陆离这时正色的道:“你二人立即出动,缉拿元孝天归案,罪证已确凿,可以直接抽剥的本源,只留下他一缕神魂给审刑司审案即可,他的本源本司要拿来还苦主一个公道,这也是一种补偿,绝不能叫受害者没了下场……”

    “大人明圣,我风寒凤给大人磕头了……”

    苦主名风寒凤。

    “此案定结后,你可愿加入本司?”

    “风寒凤只愿做大人侍婢,望大人不弃残躯践身收容,为奴为仆以报大人天恩。”

    “好吧……”

    陆离应了。

    ……

    天地乾坤门。

    四大宗之一的大宗派,有无上法圣坐镇的巨宗豪门。

    不过,今日迎来了两尊‘执法司’的副司主,正是羽霓和罗弈这二位。

    “请你们少宗之一元孝天回来相见,执法司有些事要相询。”

    来的是两尊巅峰道祖,也是令他们很震惊,什么时候执法司有巅峰境的副司主了?

    很从就有人通知了元孝天。

    元孝天才不怕什么执法司,听说新上任的陆离是个后期境,但此人有些神奇,居然在洪荒门中把‘浩天道祖’给宰了,怕是暗中有那焰心半圣的出手吧?一个后期境怎么可能杀掉巅峰境?两者相差最少都有百倍以上,绝不可能的。

    何况来的只是两个副司主,怕他们更没有胆子得罪法圣之子吧?

    于是,元孝天很不以为然的就出来了。

    “二位见我有何事啊?”

    “缉拿你归案!”

    羽霓冷声道,然后一指点出,‘大造化永恒不朽不灭天地一指’直接出手。

    啵!

    元孝天的本源洞开一个大窟窿。

    他也是巅峰境道祖,可他做梦也没想到,执法司两个副司主敢在乾坤门动手。

    他心念动时想要御守都迟了,这‘大造化永恒不朽不灭天地一指’太霸道太歹毒,就算是抵御也抵御不了,都是无用功,法圣都挡不住这一指的奇威。

    同境界的道祖更没可能挡住这一指的诛灭,一指洞穿本源,然后指威就开始吞噬炼化本源,法圣或能抵抗一二,但非法圣只有死路一条,被活活吞噬炼化掉。

    只要中了这一指,基本上就没活路了。

    “啊……你们好大胆,诸天道器……”

    元孝天惨叫着要祭出诸天道器。

    “死狗一样的东西,轮得到你反抗,死!”

    罗弈跨前一步,也是一指点出,同样是‘大造化永恒不朽不灭天地一指’。

    啵!

    直接穿了元孝天的额心。

    一缕残魂被他收摄在手中,瞬间捏成一个法界、封印,吞噬进掌心消失。

    元孝天的神窍被这一洞穿,神魂在瞬间击成千万碎屑。

    他祭出的诸天道器明显御控力不足,急颤了一下。

    羽霓的诸天道器就一闪而现,噗一下把元孝天的道器给吞噬封印收取了。

    这一变化可谓电花石火,快的令人都反应不及。

    下一刻,乾坤门太反应过来,轰隆一声巨响,法圣威息漫散下来,将整个乾坤门遮蔽封罩了起来,法圣愤怒的声音传来,“谁给你们的胆子来乾坤门造次?你们活腻了吗?”

    罗弈根本不惧,大手法力罩着元孝天还在封印。

    羽霓跨前一步,昂然道:“元镇法圣大人,这元孝天罪大恶极,不仅残害法廷同僚,灭杀其全家亲族,更背叛法廷,投靠魔族,修成魔门神通‘大魔噬魂吞天灭圣术’,出卖我们法廷的种种隐秘,其罪当诛万次,我等奉司主之命前来缉拿此獠,还请元镇法圣大人自重,勿要干涉本司办案……”

    言罢,羽霓手中脱出一枚光泽璀璨的符箓。

    那意思很明显了,你要干涉我们办案,我就祭出此符箓。

    那符箓中居然弥漫出一股令天地臣服的恐怖威息,就是法圣都不敢轻觑之。

    符箓威能弥漫出来,法圣至威都开始自动退避了。

    如此符箓,闻所未闻啊。

    一道身形在大殿中显化出来,形体高大,伟岸,正是元镇法圣的一念化身。

    法圣这种存在,不可能本尊降临的,除非真要大打出手。

    “一派胡言……本圣的儿子,本圣不比你们清楚吗?”

    “那法圣大人请观这段时光逆转的光影记实吧。”

    羽霓另只手抛出一个光团,在大殿虚空中化为一道两丈方圆的光幕。

    光幕中影像流转,从废坑到衣冠冢、到破坏衣冠冢的光芒,追踪光芒到山巅上的站的元孝天,又到他与浩天道祖的种种勾结,然后是他奸噬灭杀一母一妹诸多无辜亲眷的血腥画面,再到他与魔族半圣私晤,出卖法廷种种的对话……

    看到这里元镇法圣再不能忍,大手一但,狠狠一源砸向光幕。

    “诬像,不可取信……”

    砰!

    光幕却没有破碎,只是波荡了一下,仍在继续放演。

    法圣不由大怒,“诸天道器……”

    他是真怒了。

    羽霓也随手一抛符箓,“执法司威,不容亵渎!”

    嗡!

    元镇法圣的诸天道器刚祭出来,羽霓抛出的符箓就化成一尊大手,喀嘣一下捏住了法圣的荒古级诸天道器,然后大手中传出陆离的声音。

    “元镇法圣,欲一意孤行焉?”

    这声音含着无上法威。

    荒古级的道器居然被这只大手捏住,动都不能动一下,反而是器灵发出哀鸣。

    元镇法圣心魂大震。

    乾坤门另两尊法圣的分身也不分先后降临下来。

    他们是元隆法圣、元骧法圣。

    谁能想到一个司主,一个后期境的道祖居然有如此之神威,简直是盖世的天威。

    荒古级的诸天道器被捏住居然挣脱不了分毫,还在瑟瑟战栗发抖。

    元镇法圣怒目相视,“你非要逼本圣降临本尊吗?”

    “元镇法圣,本司再问一句,你欲一意孤行焉?”

    “……”

    “元孝天乃是本圣最出色的一个子嗣,绝不容有失。”

    “很好,那本司就当你要一意孤行了,看来与魔族勾结的背后还有你元镇的影子。”

    “放肆,小畜生,你以为你是谁?敢如此蔑视……”

    砰!

    无比恐怖的磅礴至威突然暴发,元镇的荒古级诸天道器顿时被捏爆成了千百万块万碎屑,下一刻就被大手吞噬,那大手微微一抖,化成了陆离的高大形体。

    荒古级诸天道器就一下被捏碎、吞噬。

    没一丝悬念,这人无敌了?

    陆离一步踏前,伸手就指,‘大造化永恒不朽不灭天地一指’。

    “本司不容亵渎,执法不容亵渎,法廷法威不容亵渎,小畜生三个字决定了你的宿命所归,你将为这三个字付出圣命!”

    啵。

    陆离一指点碎了元镇的一念化身,法圣的一念化身,在陆离一指之下没有抗衡力。

    元隆元骧同时暴吼,“陆离,你要逼我乾坤门反出法廷吗?你能承受的起吗?”

    陆离信步而行,扫了法圣分身崩灭的威屑,“你在威胁我吗?”

    “不错,我乾坤门就是威胁你了,又如何?”

    元隆大吼。

    乾坤门无数弟子门人,一起大吼,“就是威胁了你,你这小畜生能如何?”

    “哦,那乾坤门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焰心,出手吧。”

    轰隆隆!

    霹雳一声巨震,仿如天崩一样。

    乾坤门虚空上一道横贯亿万里的惊虹斩下来。

    ‘洪荒天地穹光冥灭斩’!

    就一斩。

    乾坤门道基山门直接崩裂。

    镇压乾坤门气运的另一件荒古级诸天道器脆强豆腐一般碎开、崩溅。

    洪焰心百万丈高大的法相一步跨过来。

    将乾坤山脉直接踩的塌平,地陷山平,海啸怒涌,天上黑洞崩现亿亿万个,无尽穹光暴雷洒落下来。

    “……‘亿万时空天地穹光神雷灭世法’……执法司不容亵渎,法廷法威不容亵渎,乾坤门欲反出法廷?非常好,那就不要存在了……”

    ‘洪荒天地穹光冥灭斩’抹过,镇宗诸天道器的全部碎屑被吞噬了。

    刚刚开战,乾坤门三圣中两圣的诸天道器就失去了。

    居然没有一丁点的悬念。

    因为三圣的一句冲突,为乾坤门元氏带来了灭顶之灾。

    “拼了,诸天道器……”

    元骧法圣是唯一还保存着诸天道器的一圣,道基生灭在即,他也只能一拼。

    虚空猛然裂开,元镇法圣的本尊踏了出来,也有百万丈高大,他仰头狂啸,“逼反我元氏,你们承受不起,魔圣,你还不出手吗?”

    话罢,元镇一拳轰向洪焰心。

    “狗屎一样的东西,也敢蹦达?”

    ‘洪荒天地穹光冥灭斩’又轻轻一划,元镇法圣的一拳凭空断裂,长虹一掠亿万丈,直接就将他的法圣本尊劈成了两半。

    “哈哈……你示晋升法圣,你永远不知道法圣有多恐怖,法圣就是法圣,没有了诸天道器还是法圣,本尊恢复……啊……”

    被斩成两片的本尊撞在一起,却硬是没有合成,这是怎么回事?

    下一刻,元镇法圣裂躯的横切面燃起了熊熊冥焰。

    洪焰心轻描淡写的道:“你永不知道洪荒神焰的恐怖,即使是法圣也要被这无双炼燃炼成一颗法圣大丹,你要做死,本尊就成全你……”

    唰又一剑!

    元骧法圣连他的诸天道器一起,被一剑斩成了四截。

    虚空深处,一只魔爪探了过来。

    这条魔爪亿万丈长大,魔鳞森森,魔威凛凛,魔气滚滚,魔息腾腾。

    但陆离的法相陡然暴涨惊天,也达到百万丈的高大,他一拳砸过去,砰一声剧震,那魔爪就碎裂成满空的碎屑,“这是什么垃圾东西?也敢来搅我人族安宁?死来。”

    接近陆离崩出一指,仍是‘大造化永恒不朽不灭天地一指’。

    这一指,在刹那间洞穿了亿万时空无穷次元。

    在光芒的尽头,现出一尊魔圣本形巨躯,指芒噗的一声继续洞穿。

    大魔王的法圣神躯都挡不住这一指之威。

    嗷!

    这尊魔圣顿时发出惊天动地的嘶吼。

    陆离大手直接抓摄过去,“你就这点本事?来尝尝我的‘亘古神域混沌破灭造化天道之手’,这是天地法则中域王级大神通的进阶形态,你挡得住否?死来!”

    陆离凶威撼世,神威滔天。

    那魔躯之主抖出一件奇形巨刃,挡向陆离的攻势。

    这件巨刃弥漫着诸天道器的威息,他不相信陆离凭这一‘手’能击穿自己的道器。

    不过他真是想多了,他根本不知道陆离的法力中隐蕴‘天地冥道宙光幽法焰’,刹那就是亿年的切割,就是混沌天元神晶都抵抗不住。

    喀嘣。

    ‘亘古神域混沌破灭造化天道之手’直接击洞穿了魔器,不停留丝毫又洞穿了魔圣的大魔圣躯,摧枯拉朽,简直是无敌无量。

    无数人看到这一幕都尿了,法圣都懵逼了。

    “你就是和元氏勾三搭四的那尊魔圣?居然懂得从人族内部矛盾下手,不过你眼够瞎的,找了几个废物,嗯,你这件道器我就当收你魔族的利息了,封印……”

    “哇,你休想啊……‘大魔噬魂吞天灭圣术’!”

    嗡,已被重创本源的魔圣居然还要反扑一记。

    但他的本源受创,诸天道器受创,这一记神通的威力就大打折扣。

    “死字怎么写知道吗?还吞天,你也就是个吞屎的货,死开。”

    ‘亘古神域混沌破灭造化天道之手’一抖一震,魔圣的魔躯就炸开成了碎块千万。

    陆离大手顿时衍生出无比法力,形成一个吞噬漩涡,将碎裂的诸天道器碎屑开始吞噬了,他说要诸器是肯定要的,因为他现在能击败法圣,但还打不死法圣,除非他祭出‘镇狱天碑’来,但很显然现在不是暴露底蕴的时机。

    不知还有多少潜伏的法圣,自己不修至半步法圣,绝不能暴露大底蕴。

    这时十数股恐怖的诸天道器至威横扫过来,要砸碎陆离的‘亘古神域混沌破灭造化天道之手’,要帮助魔圣夺回诸天道器,这是魔族的十数尊魔圣同时出手。

    “你们想多了吧?‘天地无极宙光穹雷生灭大法界’,封印!”

    嗡!

    这无边威能的大法界直接出现,护住了陆离的大手,数息之间就将魔圣的道器吞噬,甚至还要将魔圣本尊封印,但是十数件诸天道器在十数尊魔圣的全力暴发下,那威势大的天崩宇陷。

    轰一声。

    终于将陆离的大手击碎。

    “都是无用功,诸天道器我就收了,不要再来惹我,不然下次将你本尊封印掉。”

    十数道器还要追杀过来。

    陆离一指苍穹,“……‘亿万时空天地穹光神雷灭世法’,封蔽时空!”

    轰轰轰轰轰。

    无尽时空都被炸塌、崩裂、崩碎,十数诸天道器湮灭在了亿亿万穹光宙雷之中,再没有了追杀陆离的可能。

    陆离以一己之力,扛住十数魔圣十数诸天道器的围攻,还夺走了一件诸天道器,这是什么修为?举世为之震撼、震荡、震动、震惊;

    陆离收获不止一件诸天道器,他那一手掏了魔圣的心胸,击穿了他的躯体,掏了一个窟窿,自然把窟窿那倍分封印扔进了自己的‘镇狱天碑’中,那是一颗魔圣之心。

    元氏三圣若早知陆离厉害至此,元氏三圣绝对不敢走到这一步,绝对不会威胁他。

    但现在一切已不可挽回了。

    元镇法圣、元骧法圣他们的残躯居然不能被合并融合,被‘天地冥道宙光幽法焰’彻底浸腐入了本源之中,他们只剩下哀嗥和惨叫,这‘焰’太歹毒了啊。

    法圣都承受不住的神焰,都要被寸寸炼融的神焰,这也太恐怖了吧?

    洪焰心也是大展神威,以一敌三,且大胜三圣,最后的元隆也被她两剑斩成四截。

    “逆叛者,统统封印,法圣也不例外,‘天地无极宙光穹雷生灭大法界’。”陆离直接祭出惊世大神通,将元氏三圣的残身一扫而入。

    此时此刻,人族法廷已经震撼的不行不行了。

    洪焰心和陆离的凶威,让他们飙尿。

    最后这一手,居然直接封印了三大法圣。

    “封印法圣,你这畜生真要逆天?我们自爆本源……”

    “自爆,自爆。”

    “自爆!”

    元氏三圣就不信了,法圣自爆本源,秘界法限都要被击穿吧?法廷都要塌陷吧。

    他们就不信逼不出龙光圣君他们来。

    “三条死狗,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镇狱!”

    陆离怒了,伸手一指。

    一道恐怖至极的威息从天而降,一尊无比巨大的天道宏碑虚影镇了下来。

    啵啵啵。

    三大法圣的本尊残躯在这一镇之下全成了泥浆稀屎一样的存在。

    “啊啊……”

    “……”

    惨嗥声嘎然而止,‘天地无极宙光穹雷生灭大法界’极速凝收,化成了一个核桃大小的小球,落进了陆离手中去。

    “给你们留的脸太多了,不知死活的东西。”

    他随手抛给了洪焰心,“焰心姐,我要这些没用,你抽他们一些本源,晋升法圣吧,我掏了魔圣的心,也足够收获法圣法则呢,嗯,剩下的你炼成法圣本源丹,交给法廷,龙光圣君他们去掌握原则吧,做为至高奖励,谁有大功,就奖励谁……”

    “是,夫君大人。”

    夫君大人?

    原来洪焰心的崛起也是依靠这位啊?

    还以为陆离是跪舔焰心,汗。

    好多人都崩碎了世界观。

    但是陆离最后的‘镇狱’之威,直接碾碎了三尊欲自爆的法圣,这简直是太恐怖了。

    陆离居然有灭杀法圣的大手段?

    此时,法廷的诸圣已经感觉天要变了。

    尤其是之前得罪了洪焰心的浩然门,此刻暗自庆幸,没有和他们翻脸是多么的明智。

    不然,元氏三圣就是他们的下场啊,太恐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