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道惊仙 > 圣域殇 第0569章 妖魔圣祖

圣域殇 第0569章 妖魔圣祖

 热门推荐:
    第056

    这件亿万古不曾现世的秘宝,堪称亘古级的重宝,它的秘这中必然有好东西收藏着。

    一颗‘魔圣之心’的威能,居然比一尊人族的法圣还要庞大。

    魔族雄厚的本源果然不是盖的,一尊魔圣堪抵两三尊人族法圣,这样的对比现状另人族法圣们压力巨大,这也是人族齐心一力结成了法廷守护人族的根本目的。

    如果不是人族有一件蛮古级大法限诸天道器坐镇,人族只怕早就被妖魔异族灭杀了。

    龙光圣君还是有巨大功勋的,但实际上他的压力也最大。

    他知道法圣中有暗中勾联妖魔异族的,不止是元氏三圣与魔族有暗勾,其它一些法圣也有与妖族、盖族有所勾联,只是还没有暴露,都在等某一个契机出现吧。

    那个契机是什么,是什么样的时机?

    陆离是不知道的。

    陆离现在就是炼融‘魔圣之心’,把自己推到最高境界,不过自己想要晋升法圣好象有点难,一颗魔圣之心是不够的,最多把自己顶入半圣。

    陆离隐隐感觉迫在眉睫,自己必须晋升了。

    下一刻,陆离钻进了‘光逝法界’之中,开始炼融魔圣之心。

    ……

    魔域,圣魔宫。

    失去了魔心的大魔圣并不能修复或制止自己被洞穿的躯体大窟窿。

    身体窟窿上的附着了永不熄灭的一种神焰,这焰无比歹毒,不能沾,不能触,任何法力或东西沾触上去就会被噬融,任何东西都不能阻止这神焰的燃烧。

    它似乎只为法圣的本源而燃烧。

    每过一息都能看到魔圣的本源会消融一分,而那神焰却会壮大一分。

    这种诡异的状况在震撼着诸魔圣。

    “去‘妖魔圣祖’法相那里吧,或许……”

    “妖魔圣祖已经消失无数个纪元了,它不可能再回来的,连一丝意志也没留下。”

    “这种恐怖的神焰,也许能够把混沌天元晶石炼融也说不过,我们可以试一试,那晶石封印着我们妖魔圣祖的一缕意志,一但释放出来,必将惊天动地,也许就是人族被我们彻底灭绝的时候。”

    “妖魔圣祖神庙是魔族与妖族兽族的共同神庙,还要征得妖兽二族的同意。”

    “我觉得可以试一试,此神焰无比恐怖,法圣都不堪抵御,真能炼化那混沌天元晶石我们就等于请回了妖魔圣祖,因为只有妖魔圣祖的意志才能够开启神庙的秘核封印,那里有妖魔圣祖的残骸,意志重归残骸,以妖魔圣祖大人的修为妙法必可起死回生……”

    “不错,值得一试,立即通知妖族兽族的法圣。”

    “……”

    ……

    妖魔圣祖神庙。

    一尊大妖魔王的威势法相蹲踞中央,百丈高大,魔威滔天。

    虽然只是一尊法相,但诸妖魔兽族的法圣们在它面前仍恭敬异常,生怕有所冒犯。

    法相前的供台上,有一块巴掌大的晶石,它是供桌上唯一的‘祭品’。

    这时,负伤奇重的魔圣,身躯中央开了个窟窿,没心没肺了,但他还活着,窟窿里燃烧着幽幽冥色之焰。

    魔圣上前,将身躯那个窟窿就套在了那个块晶石祭品上去。

    哧哧!

    所有妖魔兽诸圣都看到了那块混沌天元晶石在以网眼可见的速度化液流淌。

    啊。

    这神焰是如此的恐怖?

    难怪以法圣的强度都抗衡不了。

    法圣要炼融一块混沌天元晶都是不可能的,他们只能炼融混沌天元脉,而非晶。

    脉化液,液凝缩亿万倍成晶,所以不可同日而语。

    但这神焰太无敌了,而然炼晶如腐。

    轰!

    就在晶石彻底融成液的刹那,一道妖魔圣光冲天而起,瞬间钻入了百丈高大的妖魔法相之中,法相前的妖魔兽法圣齐齐跪倒,跪了一地,他们激愤不已。

    因为他们知道,妖魔圣祖的意志逃脱了亿亿兆古的封印,他要复活了。

    “很好,非常好,尔等终于寻到了助意志脱困的秘方,很快,本圣祖就会回归,那焰你们谁都不要碰它,它无比歹毒,暗蕴冥法天道、混沌光逝法,它本焰是从混沌中衍生而出的一缕洪荒天焰,可以说是先天混沌神焰,亘古不会熄灭,融合了冥法天道的‘灭之奥义’和‘混沌光逝法’,它就是无敌无量的存在,能创出此神妙秘技神通之人必然是无敌之大能,不过本祖恢复过来,也未必就输给他,何况本祖的诸天道器是亘古级的,哈哈哈哈,很快,本祖钭以无敌的姿态回归世界,天地苍穹都一起颤抖吧……”

    声音寂去,诸圣一起参拜叩首。

    ……

    一尸万丈高大的尸骸沉寂在庙藏之下。

    此时此刻,这具尸骸正焕发出强大的生机,那缕意志本源之中释放出为的神魂生命是无比顽强坚韧的,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看到这具尸骸恢复着筋肌血脉、皮毛肤鳞。

    轰隆!

    八足四臂妖魔脑壳的怪物站了起来。

    在无尽光华的流转之下,滔天的妖魔气息开始弥漫。

    轰隆!轰隆!轰隆!

    地核都在狠狠的颤抖,似乎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这刻的妖魔形体开始蜕变,全部身形也笼罩进了翻滚不休的妖魔气息之中。

    当一切平静下来时,从翻滚的妖魔气息中走出一个黑幽色法袍的男子,身形魁伟挺拔,面貌俊逸,只是一双眼目闪烁着极度酷冷的光芒,其瞳中套瞳,居然是三重瞳。

    重瞳异相是一种能看透一切法则的神奇征兆。

    三重瞳亘古未见,无比恐怖。

    大妖大魔结合的圣祖,终于重回了世间。

    “开……”

    妖魔圣祖五张箕张,凌空一摄,庙藏中一道图腾之壁轰隆开启,里面溢出无尽宝光。

    一尊造形奇古,流转着混沌天元神息的异形法器出现。

    这居然是一件混沌天元晶锻造出来的法器,亘古级的诸天道器。

    “你沉睡了亿亿万年了,也该是你出世的时候了,哈哈!”

    嗖!

    在妖魔圣祖的抓摄之力下,那异形奇器极速凝缩,最终化成三尺长短,嗖一下飞入了他的手中,磅礴浩瀚的能量汹涌入体,妖魔圣祖的修为开始节节暴涨。

    他盘坐下来,横器在膝头,开始吸收这件法器的能量以恢复自身的法力。

    他相信他出世的时候,一定是无敌无量的横扫姿态。

    没人能够阻挡他的无敌,谁挡杀谁。

    ……

    ……

    诸天之世。

    看似姊妹花实为母女的尊妍舞和元央凰双双晋阶了‘诸天道祖’。

    她们的‘诸天道祖法则’是陆离从‘诸天秘界’传递下来的,但告诉她们暂时不要进入诸天秘界,在这边坐镇大局,应付一些老古董传递给他们宗门的意志和行事。

    除了她们,珏王、雪王、阴缘、媚环、顾云袖、凤棠、容正秀、玉音、白真玫、玄紫夜、碧灵青、楚含溪等诸女纷纷迈进了九阶诸天道祖之境。

    得到了陆离传递下来的诸天道祖法则法奥,她们进入九阶已经不再有什么问题。

    她们要替陆离彻底把诸天之世统一。

    绝不允许各宗门的九阶老古董们做什么乱,她们也奉命不得进入诸天秘界,至于最后什么时间进入诸天秘界,陆离会另行通知的。

    而信奉陆离的一种大观念如潮一般淹没了诸天之世,势不可挡,为什么呢?

    因为从八阶域王丹以降,各丹品上都出现了陆离栩栩如生的法相,新法帝丹、新法主丹、新破穹丹、新威相丹,统统烙有陆离的法相,一时之间,陆离被称为丹祖。

    珏王更放出一个参悟秘奥的说法,‘诸修参悟时有困难,便冥想丹祖,无所不能的丹祖会指示你参而不悟的玄窍关键,不信的话你们自己试试。’

    开始有些人真不信,但是遇到槛儿之后冥想丹祖陆离,还真是一举就悟啊。

    尤其最难逾越的七阶天极上帝境,基本上一亿个修士中只有一个能成功的,但是冥想陆离请求教益,天极上帝就如雨后春笋般的冒出来,麻麻密密,重重叠叠的多如牛毛。

    七大宗门、三大宝行、无穷散修,都成了陆离的弟子,尤其那些进窥天极上帝境的巨头们,更成了陆离的死忠,这个群体每过一日都在增加,十万数十万上百万的增加。

    比天河还要浩瀚的愿信之力在‘诸天之世’澎湃激荡,他们的信奉之主就是陆离。

    这庞大的信愿之力渗透了秘界法限,统统被陆离收摄融合进了自己法力之中,法力威能节节暴涨,寸寸狂增,无有尽时,每时每刻都还在涨,因为信愿之力每时每刻在递增。

    道基宏伟至此,陆离的无敌之路已誓不可挡。

    唯有信愿宏力是法限不能够封阻的,因为它无形无质、无所不在。

    那么,在这种特质影响之下,陆离的法力就能够渗透一切法限,贯穿一切法限。

    这是想不无敌也不行的大无敌根源所在。

    所以,陆离叫诸女助他守护好愿信的基础,不容他人破坏。

    ……

    这日,玉蝶被陆离召入了诸天秘界,造化之心出现了,陆离要她去看看某人是否是她的‘父亲’,如果不是的话,那就是列要被杀之列的敌人了。

    陆离一路追着造化之心走到了今日的,终于找到了它了,也算是大圆满了。

    玉蝶还替娄伊纱娜讲了一句情,其实她和娄伊纱娜是闺蜜,虽说此女不被陆离待见,嫌她有点滥,她也不是饥不择食,她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罢了。

    玉蝶还是很被陆离宠爱的,但陆离这次告诉她一句话,‘娄伊纱娜还有一场很大的造化机缘,是谁也阻挡不了的,或许我可以,但是我不会去阻止或改变一个人的宿命。’

    一路走来,玉蝶还是非常信任陆离的,她问,‘纱娜会不会有危险?’

    陆离说,‘她的危险始于我,但凡与我纠缠在一起的人,只有两种,一种是亲人朋友,一种就是死敌仇人,你说娄伊纱娜和我算是那种关系?’

    玉蝶也有些迷糊了,真的说不清娄伊纱娜和夫君是什么关系,说她是敌人吧,她早投降了,说她是亲人肯定算不上,陆离始终不接纳她,就是嫌她滥,再说是她是朋友吧,也只是自己的闺蜜,到了陆离这里只能算是间接的朋友,如果没有自己,他们之间会相当淡陌,其实有自己挟在中间,他们还是淡陌的,从自己本心来讲,也不希望娄伊纱娜这样的女人进入陆离的后宫,因为这个女人她管不住她自己,她的必只会被利益驱使,而陆离也不会彻底信任她,给予她更多,那就无法满足她的野心野望,所以收了她入宫,那也是迟早要出问题,陆离大约早看破了娄伊纱娜的本性,以致对她不屑一顾……

    或许,娄伊纱娜唯一能交心的就只有玉蝶一个人,甚至不会害玉蝶,但是除了玉蝶之外,娄伊纱娜是不会信任任何一个人的,任何一个人都是她利用或能牺牲的存在,包括陆离在内,也不是例外,她自私到心里只有自己和玉蝶。

    哪怕一个人再坏,坏到不可复加的程度,她都有可能拥有一位能交心的至友,娄伊纱娜的至友就是玉蝶,是可托付生命的绝对能值得信任的至友。

    如今,至交闺蜜走了,去了秘界之世,娄伊纱娜感觉自己被抛弃了,但也自由了。

    玉蝶临走之前,还是传授了她一门大神通,‘混沌天速法’。

    这是除了‘混沌光逝法’之外唯一的一门能加速时光流逝的奇绝神通,它更强的功用在于加速神通秘技的攻袭速度,发必至,至必中,中必伤或灭,它是无敌的神通。

    ‘纱娜,我能传授给你的只有这门神通了,这是我能做到的极限,可能会被我夫君责罚的,他会说我助长了你的野心,但野心这种东西别人也替你控制不了,只能是你自己去控制,我们姊妹一场,我自然不忍心看你被谁欺负,但是我还是要劝你一句,永远不要站到我夫君的对立面去,他是永恒无敌的存在,我不想看到你成为我们的敌人。’

    娄伊纱娜说,‘万一呢?我说万一,你会不会对我出手?’

    玉蝶一笑,‘夫君要是给我出手的机会,那你就不会死了,我就怕他不给我机会。’

    娄伊纱娜深以为然,玉蝶和自己的交情是超越了生命的,世界与自己为敌,玉蝶也不会与自己为敌,哪怕她夫君与自己为敌,她想的也是怎么救下自己这条命,闺友之情至此地步,自己真的没什么可说的了,唯此姊妹,天地永存,亘古不变。

    还有一些冥法天道的神通,玉蝶也传授给了娄伊纱娜,那些神通虽威力无穷,但和混沌天速法比起来不是一种性质,是不存在可比性的,天速法是能融进任何一门神通,并使之达到光速攻击奇效的一种至法,它在辅助功法中的排名前三,没一点疑问。

    玉蝶走后,娄伊纱娜的确感到了孤寂,而陆离也等于还了自己‘自由’。

    她就隐隐感觉到自己的某些机缘要降临了。

    当然,这只是一种纯粹的直觉。

    她的直觉是准确的。

    在玉蝶离开后的第三日,娄伊纱娜被无尽苍穹中降临下来的一股力量吞噬。

    ……

    当娄伊纱娜再一次恢复意识,她发现自己赤果果的躺在一个男人怀里。

    而两个人处于秘契相合的状态之中,她能感觉到自己被塞的爆满,莲宫都要涨裂开似的,而这个男人似乎是自己极熟悉的,在自己生命本源中的沉睡记忆中,他好象是自己前世的夫君。

    秘契相融,本源相合,深深沉睡中的记忆渐渐复苏了,原来我是……娄伊纱娜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然后,她一抬手狠狠扇了男人一记大耳刮子。

    “你计算真是深刻,从前世开始就在利用我?我眼瞎了才算看中你……”

    男人挨了耳刮子仍保持笑容,仍拥着纱娜,“前世种种,不堪回首,纱娜,一切为了我们的无敌霸业,你不也是这样的本性吗?所以我们才是最合适的一对,你果然没有令我失望,居然得到了‘混沌天速法’,哈哈哈……”

    “我对你没有任何的隐秘可言吧?”

    “哈哈,你怎么会对我有隐秘呢?你的本源都是我替你打造的,在你的本源灵魂最深处有我的意志啊,你得到的一切,其实就是我得到的,我要做的就是贯穿你的本源,让那缕我深藏在你本源中的意志回归……那么你的一切就是我的喽。”

    娄伊纱娜咬牙切齿,“你真无齿,现在我没有利用价值了,是不是可以丢掉了?”

    “不不不,你的这门冥法天道神通‘天冥冰莲万妙噬魂法门’我可以帮助你进阶,它是我们探索冥法天道的一个窗口,你知道吗?当冥法天道任何一门神通进阶到终极状态的时候,它就能窥见一丝‘灭之奥义’,哪怕是一丝,都是无敌无量的存在,它可以轻松的打穿‘天地法则’,因为‘灭之奥义’在最神秘的‘生灭法则’中的代表寂灭毁灭,”

    “哼,你以为大神通的终极进阶那么容易,这门神通是玉蝶从‘冥池化魂九幽光’中参悟出来的进阶状态,她告诉我,想要参悟进阶状态必须得到道侣的针对性大神通的辅助才有可能,你知道针对冥法天道的大神通是什么吗?”

    娄伊纱娜不屑的道。

    “哈哈,我是什么存在?我能不知道吗?我沉睡了亿亿兆年,能参悟的太多东西都被我参悟出来了,要针对冥法天道修行,只有‘天地法则’中的大神通,我当年晋升九阶道祖时从天劫中领悟了一门‘无上天道化幽碎冥穹雷神光’,正是用来戳你这‘天冥冰莲万妙噬魂法门’的,哈哈,这叫天作之合啊,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帮助你把这法门进化到终极状态了,那时我们都获得一缕‘灭之奥义’,它融入我们的本源,我们就是无敌的存在,我在你身上的一切布局是值得的啊……”

    啪!

    又一记耳光抽男人脸上。

    “值尼玛格逼,你知道老娘这一路走来,被多少个男人祸祸过?是你这介王八旦在老娘本源中种植了贱性,让老娘不要脸不要皮不要尊严的掠夺一切,在你眼中,老娘就是你养的一条母狗吧?”

    “纱娜,你始终没有放下人性的执念,但这一点对于妖魔来说,是完全不存在的,”

    “是的,因为你们妖魔都是畜生,你连你自己的妖母都戳,我还能指望你什么?”

    “你不懂,妖魔之道是生存之道,只要能繁衍后代,一切都不是问题,强壮的妖魔要为了守护种族而战斗牺牲,他们的子嗣就要接过他们的责任,继续守护我们种族的生存和繁衍,你当初选择与妖魔合作,也不就是为了融合我们妖魔强大的本源吗?有索取就要付出代价,天不会眷顾任何一个生灵,有句话叫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你难道不懂吗?你也是混过无尽岁月的强者了,你认为天有情吗?”

    “……”

    娄伊纱娜沉默了。

    “所以你不要怪天怨地,你真正融入妖魔一族的话,你就将承受这个种族的一切,包括无限制的替种族繁衍后嗣,当然,你现在不用担心我会把你扔出去做繁衍种猪,你目前的任务是协助我修练成无敌神通,获得‘灭之奥义’……”

    “等你获得了‘灭之奥义’,你就会剥夺我的本源,然后把我扔进猪圈去做种猪?”

    “你想多了,我怎么会那样无情?在无数的纪元过后,妖魔一种也在进化,也有了属于它们自己的文明,象人类学心一些规范制度,来至于使种族太乱不好管理,但是你做为至高妖魔之母,还是要给下边妖魔强者一些甜头的,难道你不想自己的子嗣遍及妖魔一族吗?难道你不想证明你是真正的妖魔之母吗?”

    “我只是觉得我会成为妖魔界的头牌妖妓,是吧?”

    “这种可能还是存在的……”

    啪!

    又一记耳刮子甩在男人脸上。

    “你真的够无齿,我必须以你为荣,感谢你叫我成为妖魔之母。”

    “不用谢我,你也快晋升‘法圣’了,将成为妖魔一族中的大人物,他们会跪伏在你的脚下,臣服于你的淫威,你将成为无数纪元中最强大的‘妖魔之母’,你会的。”

    “那我真要感谢你喽?”

    “好了,这个问题以后我们再谈,现在享受我尽心尽力的伺候吧,妖魔之母。”

    “……”

    娄伊纱娜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苏醒的本源是如此的邪恶,如此的恶心。

    难怪陆离一直不要自己,难道他早看穿了自己的本质?这个王八旦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啊,居然不救救自己,好歹自己和玉蝶是那么好的闺蜜呢……不行,没人救就得自救。

    娄伊纱娜心念电转,开始酝酿计划……

    但是这‘妖魔圣祖’可不比一般的人,此獠绝对拥有无上心智,能轻易被骗到?

    不错,摄来娄伊纱娜的这尊存在正是在妖魔神庙秘境中修行的‘妖魔圣祖’。

    从本质上讲,娄伊纱娜还是人,哪怕苏醒了她沉睡的本源,那也只是人与妖魔融合的本源,只是融入了妖魔本源中强大的特性,而未抹掉人性本源的意志理念。

    让娄伊纱娜完全变成妖魔是不可能的,她自己也接受不了。

    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陆离若早看透了自己的本质,以他的狡猾会不在自己身上埋点后手?自己被妖魔圣祖在前世就布了局,今世被陆离再暗算也是正常的,他们才是最巅峰的对决,自己不过是他们对决的‘平台’。

    对,一定是这样的,陆离那个王八旦一定会在自己身上埋条暗线、布个隐局。

    那么自己现在可以策划一些事,陆离他必然知道,就会自动的配合自己了,哈,我娄伊纱娜就是聪明啊,可是与陆离这个王八旦一起谋害自己前世的‘夫君’又算什么呢?

    这么一想还是有点小小纠结的,但这个妖魔夫君实在是太叫自己失望了,他居然要把自己培养成一个名为‘妖魔之母’实为‘妖魔头牌’的妓猪,不愧是无人性的妖魔啊。

    想起和玉蝶一起平平淡淡的生活,原来是一种挺不错的享受,什么称雄道霸的狗屁事真是让人耗费心力、精力、各种力……到了这个时候,野心似乎都找不到了。

    娄伊纱娜始终扛不住妖魔圣祖的攻势,节节败退,终临近晕厥的边缘。

    “你虽然醒觉了本源,但仍不够强大啊,我要与你一起参悟‘灭之奥义’恐怕是个奢望了,除非能重塑你的本源,改造达到距离我不远的程度……不然我就是把你莲宫戳漏也不会有什么收益的……”

    “那你找更强的去啊。”

    娄伊纱娜没好气的道。

    “不要吃醋嘛,亲爱的纱娜。”

    老娘会吃你的醋?你脑壳里灌了尿吗?

    不过妖魔圣祖的话倒是她心中灵机一动,如此这般……如此……

    “我吃你的醋?你想多了吧?那个玉蝶比我强大太多了,你要能把她弄来,就是你的大福缘来了,怕你没有那个本事……”

    “哈哈,我知道那个玉蝶非常强大,她男人就是拥有神焰的无敌存在,在我还没有获得那‘灭之奥义’之前,我都未必能将他彻底灭杀,他现在还没有晋升法圣,一但他晋升了法圣这个超脱天地法则的境界,我怕都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我必须参悟灭之奥义,你要帮我,纱娜,你是我的妻子啊,纱娜,你一定要帮我……”

    “我说了不帮你吗?但是我有条件。”

    “你说,无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你知道我有多么的宠你。”

    娄伊纱娜很清楚自己现在的价值,绝对能令这个家伙俯首贴耳的乖乖听话。

    “我也没大的要求,我就是想当‘圣祖之母’。”

    “什么?”

    圣祖之母?我的母?

    “怎么?有问题吗?”娄伊纱娜眨着眼问。

    妖魔圣祖愣了一下,摇摇头,“怎么会有问题?当然没有问题,就是我有点没反应过来,毕竟,我们是夫妻嘛,你要做我的母,我一下没能转过弯儿来。”

    这时,妖魔圣祖的眼底掠过一丝杀机,一闪而逝。

    娄伊纱娜只能装没看见了,实则自己不提这过份的要求,他就不杀自己了吗?问题是他不杀自己,把自己培养成妖魔头牌,那是比杀了自己更难接受的一种结果。

    自己宁愿死个干净,也不想做什么妖魔头牌妓猪去为妖魔一族无限的繁衍后嗣。

    那样的话自己会被人类永恒的唾弃,会失去唯一的闺蜜玉蝶的姊妹至情。

    “不不不,我不想做你的妻子了,我想当你的母亲。”

    娄伊纱娜很肯定的说。

    妖魔圣祖点点头,“这也没有什么,亲爱的,你想当什么都行,当我祖母也可以。”

    “那就不用了,我怕你爹爬出来打我,我就做你母亲好了。”

    尼玛的个践货,你当我母亲就不怕我爹从坟里爬出来找你了吗?

    心里是这样咒骂的,可妖魔圣祖嘴上还是笑着叫,“见过母亲……”

    “下去,跪好了,正式点见礼,”

    “……”

    妖魔圣祖又愣怔了。

    “怎么?不应该吗?”

    娄伊纱娜挑着修长的眉毛问。

    “应该,应该……”

    妖魔圣祖滚下了榻,光溜溜的跪好,磕头。

    “儿见过母亲……”

    “嗯,乖儿子,娘亲脚趾头发痒,你给唆一唆吧……”

    一只脚就晃荡在妖魔圣祖的面前。

    妖魔圣祖发现自己已经在暴走的边缘了。

    娄伊纱娜也发现了,她道:“那玉蝶啊,拥有‘混沌光逝法’这样的神通呢……”

    下一刻,脚趾就被妖魔圣祖吞噬进口里了。

    混沌光逝法啊,真是不能想象的那种……脚趾头真是香啊。

    “很香是吧?乖儿。”

    “那必须的,天下第一美味莫过于此,娘啊,我真是太感谢你了……”

    “嗯,好好的唆着,每一根脚趾也不要漏过啊,乖了,娘先睡会儿,累……”

    含着脚趾的妖魔圣祖快吐血了,但是‘混沌光逝法’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啊,若能获得这门大神通,自己就再不惧那神焰了,它之所以厉害,就是融合了光逝法啊。

    那光逝法的歹毒恐怖,真不是‘天速法’堪比的。

    唆唆脚趾若能换来那门神通,真是太值了啊,到时候再把这践妇扔出去做种猪,哼。

    也不知过了多久,妖魔圣祖都唆的牙邦子酸了。

    “娘啊,醒醒,娘,醒醒吧……”

    “叫我做什么,混帐。”

    “娘,那个玉蝶和你关系很好吧?你把她骗出来吧,她躲在那人的神器世界,我也奈何不了的,这完全要靠娘你的本事了……”

    “你猪头啊?那个陆离狡诈的很,他怎么可能轻易上当?要等时机懂不?”

    “时机?是什么时机?”

    “你不是挺聪明的啊?陆离现在最大的事就是晋升法圣,等他真正闭关晋升法圣时,就是我们出手的时机,那时我再联络玉蝶出来,陆离才无暇分心它顾,一但让他提前发现你的存在,你猜他会不会抛开一切将你追杀至死啊?”

    妖魔圣祖深以为然,“娘果然智慧绝伦,我听娘的。”

    “你好好给我唆着脚趾,我先和玉蝶联络一下,问问她那边的近况……”

    “对对对,麻烦娘你了,我继续唆着……”

    妖魔圣祖一付开心模样的继续啃脚。

    虽然娄伊纱娜知道他装,心里恨不能把自己撕成碎片,但他目前也只能忍、装乖儿。

    “你唆累了吧?弄点水,给娘洗脚吧,娘的洗脚水你一定要喝的,最见孝心呢。”

    “那是,那是……”

    妖魔圣祖差点没晕过去,但还得忍,为了‘混沌光逝法’,忍到底了。

    他知道娄伊纱娜实在恨他,在作践他,但眼下也就由着她。

    娄伊纱娜心忖,任你奸狡似鬼、勇胜历代圣祖,还不是要喝老娘的洗脚水?

    于是,娄伊纱娜一边享受洗脚,一边散发神念去联络玉蝶。

    她甚至知道自己与玉蝶的神念勾通逃不过妖魔圣祖的感应,但那也没有什么,因为在引出玉蝶这事上,根本不需要隐瞒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