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趣阁 > 穿越小说 > 秦琅 > 章节目录 第1269章 李世民

章节目录 第1269章 李世民

 热门推荐:
    皇帝服了丹药,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异常的状态,刚开始有些目炫头晕甚至恶心头痛,但很快皇帝就感觉到了久违的欢欣,接着出现幻觉,最后达到了一种近乎麻木的空灵冥想状态。

    原本折磨着他不让他有片刻安宁的各种疾病痛楚此时也全脱离自己,萎靡的精神也难得的振奋了。

    他知道这种天竺胡僧的丹药有问题,有很大的副作用,甚至成瘾。可对于如今的皇帝来说,哪怕只是片刻的安宁,以及暂时的振奋,也是他迫切追求的。

    这根本是饮鸩止渴。

    可对于一个在沙漠中迷失,饥渴无比的人来说,就算是咸水都会想喝上一口。

    旁边。

    徐惠看着皇帝的双目终于恢复了神光,于是低声禀报,“太子殿下在外求见,跪了好久了。”

    李世民坐了起来。

    徐惠赶紧为皇帝拿起一件锦袍为他披上。

    李世民动作变的利落,眼神也炯炯有光。

    “去把武媚叫来。”

    记住网址

    “让太子进来吧!”

    紧闭的殿门终于打开,内侍小声的在太子旁边躬身通传,并伸手把跪的腿脚麻木的太子扶起。

    承乾却推开了内侍。

    他没有站起,直接膝行着入殿。

    “儿臣愧对父皇,儿臣知错了!”

    承乾一路膝行来到李世民面前,伸手抱住皇帝的腿,痛哭流涕。

    李世民却只是冷冷的站在那,居高临下的打量着这个儿子。

    “朕还没死呢,你就这么迫不急待了?”

    “你十几岁时就喜欢玩突厥人的游戏,做突厥人扮相,还带着东宫从属在山里结帐牧马放羊,哼,朕以为你长大了,没想到你倒一直没忘记突厥人的那些传统,连突厥人收继庶母这些也学会了。可就算是突厥人,也只有父亲死后,守业的幼子才有资格继承父亲的部落、牲畜以及女人。”

    “朕还没死吧?”

    承乾在地上磕头请罪,“儿臣错了!”

    李世民一脚把承乾踢翻,然后转身坐下。

    “是秦琅教你到朕这里来哭哭啼啼的?”

    承乾跪伏地上,“儿臣知道犯下大错,特向老师请教悔过的办法。老师说犯了错就认,挨打要立正。让儿臣过来向圣人认真悔过,请圣人重重责罚儿臣。”

    “哼!”

    李世民冷眼瞧着儿子,如果不是这副病体,他此时真想一刀砍了这个不孝子,李祐敢起兵造他的反,但却也没跟承乾一样居然敢偷老子的女人。

    当初真是应当一咬牙把承乾给废了,换上魏王泰怎么也不可能出这种事。

    可惜没有反悔药,如今也没的选择了。

    望着装模作样的承乾,李世民心中悲叹,朕的大唐江山,就要交给这样的玩意了。

    以前只觉得承乾性格有些冲动,可却没想到,他根本就是个杨广第二。

    朕的江山,交给他是最好的选择吗?

    但秦琅今天的态度,让李世民明白,自己根本没有第二种选择了,连跟承乾已经疏远的秦琅,在这个问题上都没有丝毫松动,可知道若是现在他要换储,会遇到多大的阻碍。

    长孙无忌只怕更不会同意。

    他没时间了,大唐也折腾不起了,就这样吧。

    “你错了?你还知道错?”

    “父皇,儿臣真的错了!”

    “朕已经让人去叫武媚过来,你希望朕如何处置她?”

    承乾跪伏地上,没想到秦琅还真猜到了皇帝会问这个问题,若没有秦琅的提醒,他此时可能会下意识的就断臂求生,会说出杀掉武氏的话来。

    可现在。

    脑子迅速转了一圈,承乾还是打算听秦琅的建议。

    他把身子跪伏的更低一些,几乎是趴在了地上,“父皇,这一切都是儿臣的错,当初是儿子鬼迷心窍趁机非礼了武才人并事后威吓她,之后也是儿臣威逼她,她也只是被逼无奈的受害者。”

    “儿臣做错了事,愿意一人承担责罚,请父皇能够饶过武才人。”

    “哼,朕能饶过她吗?淫乱后宫,可知多大的罪状?”

    “儿臣垦请父皇能够网开一面,父皇可将武才人打入掖庭冷宫,或是赶出宫发配昭陵的尼寺出家,以后永远都不用再见到她,但请能够留她一命。”

    “哼,想不到你这个时候了,还能想着替她求情,倒是让朕有些意外了,看来,你确实挺在意她。”

    过了会,李世民又问,“这不会是刚才秦琅教你的吧?”

    承乾却道,“是儿臣对不起武才人,儿臣愚蠢狂妄,对不住父皇也害了武才人,更愧对母后在天之灵。”

    “闭嘴,你不配提她。”李世民愤怒的站了起来,怒目圆睁,大声的喝斥儿子。

    承乾伏在地上,闭嘴不声。

    殿中长久寂静。

    直到徐惠把武媚娘带了进来。

    这些天,武媚娘也几乎是被软禁起来,这个聪明的女人马上敏锐的意识到可能是事发了,尤其是她通过徐惠知道这段时间太子也一直没露面后,更明白了。

    她步入殿中,看到了跪伏在地的太子。

    承乾屁股撅的高高的,脑袋抵在地上,甚至身体还在微微颤抖,看着这个年轻的男人,在那个苍老的男人面前这副懦弱的样子,武氏心里很是失望。

    看到皇帝如剑一般的目光扫来,她居然没有躲避退让,甚至是目光直直的迎上去,这是入宫近十年来,头一次如此直视皇帝的目光。

    曾经这是一个让她畏惧也崇敬的人。

    但不知何时起,却成了她厌恶的一个男人。

    天下人都崇拜他,连万里之外的四边蛮夷都跪伏在他脚下。

    可武媚却恨他。

    恨这个男人粗暴的占有了她,也恨他对自己根本没有半丝的感情,她不屑的鄙夷这个男人的病弱。

    外面的人只看到了这个男人的万丈光芒,她却看到了他别人看到的那一面面。

    与承乾在一起,开始是被非礼凌辱,但后面经过深思熟虑过后,反而是武氏有意的在撩拨承乾,让这个男人欲罢不能。

    为什么?

    或许是报复,也许还有野心。

    她不甘心自己才二十出头,就要把一生都绑定在那个即将驾崩的老皇帝身上,她无儿无女,并不想今后几十年,就生活在长安昭陵,青灯佛卷为伴一生。

    凭什么?

    承乾是太子,这个狂妄的男人恰当的出现,正好是带她脱离苦海的渡船,虽然她曾天真的幻想着秦郎,幻想着这生非他不嫁,但在宫中近十年,终于让她彻底打消了那些天真。

    她明白自己这生已经回不去了。

    即将死去的糟老头子皇帝和年轻而又狂妄的太子之间,她最终选择了承乾。这并不是她主动选择的,可既然已经如此了,那她总不能跟那些愚蠢的女人一样,只会自怨自艾吧?

    从前,她无法为自己做主,只能听从于父母家族的安排,任由皇帝、宫廷的摆布,但现在,她要为自己做主。

    李世民诧异的感受着这道甚至带着仇恨的目光。

    但他却没有愤怒,反而觉得有些愧疚,刚才承乾把这桩丑事全揽在了自己身上,这让李世民觉得其实这个女人也只是个被害者,在做为帝国储君的太子面前,她很弱小。

    所以此刻,她愤怒的目光,李世民觉得反而有理,是自己亏欠了她。

    皇帝把目光移开。

    良久。

    “本来,宫里容不下这等丑事。但朕念在武媚你父亲也是武德、贞观两朝元勋,你母亲又是名门之后,而且宫中的几位杨妃杨嫔也是你的亲戚,再加上你入宫多年,负责尚宫局,也是有些功劳,这次,朕就饶你一回。”

    李世民带着一丝愧疚感,最后对武媚娘做出了最终处置。

    为追念文德皇后长孙氏,敕旨于长安建大慈恩寺,从两京宫中选自愿出家为尼的三百宫人,同奉神居,降临行道。

    才人武媚娘入大慈恩寺出家为尼。

    “退下吧。”

    武媚娘怔怔的出神,本以为这次必死无疑,所以刚才她能无畏的直视皇帝,可谁成想,居然是这结果。

    李世民对发愣的武媚娘道,“承乾这个畜生对不起你,朕代他向你道歉,但这畜生也还知道些做人根本,刚才也苦苦向朕为你求情。朕知道这也无法弥补他对你做的错事,但愿往后余生你在长安能够平静。”

    武媚娘望了眼仍然趴伏在地上的承乾,突然觉得这个男人似乎也并不是一无是处,想不到在这种时候,他居然也有如此男人的一面。

    “罪人武媚告退!”

    武氏缓缓退出。

    踏出殿门的那刻,她心中反而笑了。

    皇帝没有杀她,只是让她去长安大慈恩寺出家为尼,而看样子,承乾也并没有因此而失储位。

    那么她的未来并不是就结束了。

    皇帝的状态她很清楚,活不了多久了,等承乾一登基继位,自己并不是不能再回来。

    殿中。

    李世民感觉精神渐渐不济。

    皇帝不得不倚着凭几。

    “记住今天。”

    “也记住秦琅对你的帮助,朕没几天了,这次特召秦琅回来,就是为辅佐你的,朕知道你们之前有些矛盾,等你继承皇位,你得多倚重秦琅。”

    “还有,等此次东征结束,灭掉高句丽之后,朕希望你能够让大唐好好休养生息,高句丽之地,可设州置县,但百济视情况,若土人反抗激烈,可从百济王室子弟中册封一个恭顺的为百济都督,以百济为羁縻都督府·······”

    “朕希望你能向朕承诺,有生之年,绝不主动征伐新罗、林邑、百济、日本、耽罗、伽倻、真腊、波斯、骠国、天竺、罗马、大食、渤泥、干佗利、伽摩缕波诸国。”

    李世民列出了十五个不征之国。

    最后又提出了契丹、奚、瀚海、吕宋、瑶池等一堆羁縻都督府的名字,让承乾也不要主动打破现有的关系,要维持边界和制度。

    “国虽强,好战必亡,大唐如今的疆域已经够大了,维持住现有的局面就行了,你不要太自负,想要维持住如今的局面并不容易,朝政事务多问秦琅、长孙无忌,军事上多倚仗李绩、苏定方、程咬金、牛进达、薛万彻、李道宗他们。”

    李世民说到这些的时候,已经是交待后事的语气了,他没有余力再跟承乾置气发怒了,他只希望承乾能够听的进去几句,能让大唐再强盛下去。

    “贞观朝以来的各项新政,都是朕和从贞观贤臣们呕心沥血之作,都是经过了实践检验的,切莫胡乱修改,萧规曹随,必能让大唐更进一层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