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趣阁 > 修真小说 > 从道法古卷开始 > 章节目录 第二章 我欲人间立仙朝 (求月票、订阅)

章节目录 第二章 我欲人间立仙朝 (求月票、订阅)

 热门推荐:
    御花园内。

    当两人踏进花园的第一眼,浩然分身便看见了那位背对苍生的万历帝。

    不同的是,此时在凉亭之中陪着这位陛下的,不是那位相貌威严的陈宫。

    而是一名须发皆白气质显得淡薄高远的老者。

    “臣张家卫,拜见陛下。”

    “臣周长青,拜见陛下。”

    下一刻,师徒两人便对着凉亭内的万历帝,抬手齐齐的一拜。

    “平身吧,两位爱卿为我大炎立下不世奇功,更是斩杀后金国主赤尔哈赤,孰为难得。

    这里并不是御书房,所以两位爱卿不必拘谨,可来凉亭一叙。”

    话音一落,万历帝当即转过身缓缓地说道。

    虽然还是如以往一般,可落在浩然分身的目光之中,却是觉得眼前这位帝王的气势,更甚了一些。

    “因为,王朝气运的加持?”

    浩然分身在心中这般想道。

    同样,当浩然分身打量万历帝的时候,后者的目光也落在了他的身上,目光微微一动。

    “我听袁师说,周爱卿不仅是张先生的学子,更是上清一脉如今的道子,且颇为擅长分身之法,不知可有此事?”

    待到两人于凉亭落座之后,万历帝看着浩然分身缓缓地说完,又耐心的指着对面的老者,解释道。

    “袁师是负责钦天监的天师,对于三清各脉颇有了解。”

    话音一落,万历帝的目光,当即看向了浩然分身。

    他是通窍境地武者,作为武道上三境,虽然此前仅仅只是见过周长青一面,却也牢牢的记住了他的气息。

    此刻再见,虽然浩然分身的气息不变,但落在他的眼中,却是全然不同,少了气血之意。

    对于寻常的修士而言,这种差距或许无法发觉,但是对于武者而言,这点差距会不断放大。

    这也是为何武者越往后,会有万法不沾身的美名。

    因为武者一旦达到武道第六境,气血混元一体,可勘破各种术法虚实,可不受幻法之道迷惑。

    “陛下圣明,臣的确只是本尊的一尊分身。”

    听到万历帝委婉的叫出自己的身份,浩然分身坦然的说道。

    若是后金没有被灭,他还会因为顾虑朝廷的猜忌,而让本尊来此。

    可后金既然已灭,周长青却是再无这方面的担忧。

    若是帝王忌惮,稷下学宫不待也罢,他同样有其他的方法,持续文化改革。

    但若是帝王支持,那么在这个位置,仅仅是靠一个分身,便可以做的更多。

    最重要的是,眼前的万历帝虽是帝王,但却并没有那种盛气凌人之意,反而大多数时间都是宽厚待人。

    单单凭借这一点,就值得周长青对他高看一眼。

    更何况,眼下的大炎论民间开化,比之那妖清,奴才横行的画面,可是要强出千万倍。

    哪怕是论骨气,即便是前明,也要胜过妖清不知凡几。

    “你倒是坦诚。”

    万历帝倒是没有想到周长青竟然承认的这般干脆。

    故而,心里虽有诧异,却也并无恼怒之色,颇有些哑然失笑的问道。

    “为何不是如上一次一般,是本尊来见?”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不同的身份,要尽各自的职责。

    本尊已然是上三境地修士,不日便要渡劫,雷劫修士一举一动,容易牵扯王朝气运。

    而人间王朝承载亿万万人的人道之力,仙道之人却是不能随意染指。

    浩然之所以留在此处,是为尽儒道之责,全当初陛下所给予的心圣手令之责任。

    以稷下学宫,借文化之名,使得人道之力长盛不衰,已防止补天之路有变。”

    浩然分身径直的说道。

    “什么时候责任到了,便是浩然分身离开之时。”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此话在理。

    如我大炎立国至今,便一直镇守在炎京,以天子守国门,便是因为使命和责任。

    你既然已知补天之路,想来也明白,这天下不知道多少俊杰,全部都倒在了那条路上。”

    听到浩然分身的话,万历帝的目光很是复杂,他起身看向那些还只是花蕾的花枝,说道。

    “你是周长青也好,周浩然也罢,其实朕也不在乎。

    只是朕今日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便有感而发的说一次。

    你们可以听,也可以选择回答与否,但出了这个院子,便忘了这番话吧。”

    话音一落,万历帝当即转过了身子,背对着三人说道。

    “天外之魔古来有之,可直到异元之时,才彻底毫无保留的出现在了人间。

    归根结底,是因为文宋太弱,且异元不擅长利用人道之力所至。

    眼下,我大炎虽然镇压补天路数百年。

    可这天下太大,或许有些地方,已然再次出现了他们的身影。

    纵观古今,面对外敌,一味的退让只会让敌人越发的猖狂,甚至到最后家园破灭,亲人惨死。

    补天路,只能挡一时,挡不了一辈子。”

    “陛下的意思是?”

    浩然分身听到这句话,顿时感觉心神一跳。

    他感觉全身如过电一般,在一阵颤栗之后,一股强烈的兴奋之感不禁悠然而出,满心期待。

    在被万历帝叫破身份之后,浩然分身其实是已一种我要摊牌的心情,说出了补天之路。

    他本以为这种秘辛,万历帝应该不会多言。

    但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位帝王以为他从上清一脉得到了消息,竟然没有丝毫的避讳。

    看眼前这一幕,怕是这位喜欢背对苍生的帝王,也要摊牌了。

    “面对敌人入侵,最好的办法,便是学祖宗,以史为鉴,当拿起手中的刀杀回去,打到他们的老家。

    让他们也看看家中天翻地覆,同胞惨死的样子,如此才能一劳永逸。

    不管是人也好,天外之魔也罢,只有真正的痛了,手才不敢乱伸。”

    说到这里,万历帝的话语微微一顿,在短暂的停歇之后,缓缓地吐出一口气道。

    “人间王朝只能镇压天外之魔打进来的一条路。

    但要是人间王朝气运升格,化作人间仙朝,如此能否顺着这条路打回去?

    诸位爱卿,你们觉得呢?”

    “陛下大志,可想要做到这一点,所需要的资源却是海量的。

    况且,人心难测且多是善变。

    一旦拥有了强大的武力,便容易滋生骄狂之心,不服管教。

    如此一来,怕是容易生乱。”

    袁天青闻言心中一跳,在短暂的沉默之后,当即隐晦的提醒道。

    “日有朝升夕落,水有百穿汇聚于海,而海又分于天下。

    若人人都可长生不死,看似繁花簇锦,可时间一久,便如一滩死水,不变也变。”

    “袁师说的有理,朕也时常觉得自己会多愁善感。

    若有一日朕成武仙长生久存,使得王朝固化,再现千年世家,而百姓却宛如死水,那是何等可怕的景象。

    朕常看太祖史记,知晓太祖幼时,便是因为官官相护,世家把持逼迫,导致先人饿死,从而流浪在外。

    若真有那一日,朕怕是也无言面对先祖,可若是不与那天外之魔打上一打。

    万一朕身死之后,后辈子弟镇守不住,又该如何。

    毕竟,有巅峰之时,也有低谷之日。”

    随着此话的落下,整个御花园再次安静了下来。

    便是那风吹而过,花枝晃动之音,也显得格外的清晰。

    “一人之力,其力有限,而亿万万之人无限,阶级固化在于水流不动,需要时常疏通、引导。

    世家形成是因为重要之位被长久把持,若重要之位不可变,则端坐其上之人,不可久存。

    这不正是陛下授予臣,心圣手令之意吗?”

    这时,浩然分身缓缓地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