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趣阁 > 都市小说 > 宝石商人和钻石小姐 > 章节目录 第121章 番外三·月光石

章节目录 第121章 番外三·月光石

 热门推荐:
    中午十二点,医院科室的部门陆陆续续的开始下班,来来往往都是人,这里就是人生的中转站,有新生、有结束,还有各种人生百态和人生窘态。

    沈卓玉一手插在兜里,攥紧了,表情严肃,“刚刚送进去的女孩怎么样了?”

    出来的小护士叹了一口气,“人没了。”

    沈卓玉皱了皱眉,呼吸都急了,她张了张嘴,感觉嗓子里堵住了。

    小护士也觉得可惜,并没有注意到她的异样,等到病人家属过来,她抬头瞥了一眼,发现沈卓玉的眼睛红了。

    她忙问:“沈医生你怎么了?”

    “没、没事……”沈医生偏了偏头。

    看惯了生死的人,很难说安慰人的话,小护士磕磕巴巴地说:“你认识那个小姑娘吗?哎……也是挺可怜的,家长太不负责了,酒驾还不系安全带,才八岁啊……”

    沈卓玉定了定神,“八……八岁吗?”

    “对。”

    小护士可惜的只叹气。

    沈卓玉惊了一身冷汗,她呼了口气,小女孩推出来的时候,她过去看了看,帮着安慰病人家属。

    酒驾,父亲没看好红灯,被大卡车撞了,小女孩没系好安全带。

    父亲重伤没生命危险,小女孩没了。

    生命脆弱,医院又多了一道哭声。

    小护士疑惑地看着,问旁边的同事,“沈医生是不是有个亲戚姓迟啊?”

    同事问:“怎么这么问?”

    “每次有姓迟的病人过来,她都要过去看看。”小护士说着,“经常这样,总是忧心忡忡的,好像有什么事。”

    另一个护士道:“以前好像听说沈医生结婚对象姓迟,后来出了事,两人没结成婚。”

    “说到这个我就想起来了,之前不是有个新闻吗,父女俩喜欢上了同一个女人。当时还送了戒指,设计师都是同一个人。”

    “对对对,当时还热搜过,不会就是沈医生吧,我记得当时网上骂的很过分,什么豪门淫荡生活,小老婆是个双面胶。”

    两个护士八卦了很久,直到护士长过来拍了拍门,“别胡说八道,沈医生是什么人,你们难道不清楚吗?”

    护士们赶紧闭嘴,沈医生是出了名的好人,经常贴钱给病人看病,谁要是有困难去找她她都会帮忙,是公司里出了名的温柔美人。

    议论她的八卦,每个人心里都有负罪感,之前的热搜印象或许深刻,大家心里都有些犯嘀咕。

    ……

    被吓了一会,沈卓玉没什么胃口,简单地吃了几口,回到科室继续接待病人。

    医院的门诊永远不缺病人,挂沈卓玉的号的人更多,沈卓玉一直在埋头工作。

    “请0321号病人迟芮舒前来心血管内科就诊。”

    广播响起,沈卓玉一愣。

    沈卓玉偏头看了看电脑,再抬头看向从外面走进来的人,今天她听到两次这个名字。

    迟芮舒……如今褪去了青涩,从十八岁的迟大小姐变成了二十三岁的小姑娘了。

    “沈医生好。”迟芮舒将手中的体检报告交给她,道:“上面说我肋骨心肺处有杂音。”

    她给的是大学体检报告,沈卓玉回过神,问:“平时有什么不舒服的症状吗,体检医生怎么说的?”

    “平时还好,就是经常心跳加速,跳完就很想吐,体检的时候,医生换了两三个,他们都说里面有杂音。”

    “先去做个彩色超声和心电图。”沈卓玉给她开了个单子,道:“二楼。”

    “好。”迟芮舒拿起报告,沈卓玉又说了一声,“别紧张。”

    迟芮舒手指紧了紧,出来的时候,她挨着胸口揉了两下,没敢用太大的力气。

    心血管内科的病人多,沈卓玉又看了几个病人,开了几副药,忙碌了一个小时,单子才排到迟芮舒。

    迟芮舒把两张图交给沈卓玉,沈卓玉翻着看,道:“彩色超声没问题是正常的,t波改变,只是窦性心律过速,倒也不是大问题,最近熬夜多吗?”

    迟芮舒点头,“最近写论文熬了几次夜。”

    “多休息。”沈卓玉把报告递给她,“还要多运动运动。”

    “谢谢医生,那想吐是因为什么?”

    “左下腹痛吗?”沈卓玉问。

    迟芮舒道:“痛。”

    “你肠胃炎发了。”

    说完,沈卓玉一顿,轻声加了一句,“饮食也要注意。”

    旁边有病人笑道:“沈医生好全能啊,还会看胃病啊。”

    “做医生肯定要多懂一点。”沈卓玉对迟芮舒点点头,接过了旁边的病人的单子,跟病人道:“你最近有点发炎,之前做过心脏搭桥吗……那没事,不用打针,跟着吃药就行了……”

    门诊室不大,挤不下太多人,迟芮舒在旁边看了一会,拿着单子出去了。

    等到沈卓玉下班,沈卓玉抬头就看到了迟芮舒,她还坐在外面的等候区,正低着头在看刚刚的检查报告。

    过了几秒,迟芮舒抬起头,和她对视一眼,道:“好久不见。”

    是挺好久不见了,沈卓玉点点头。

    她回了一个仓促的笑,问:“你最近怎么样?”

    说完,像是咬到了舌头一样,要是好怎么会来医院。

    迟芮舒笑着说:“你刚刚说我挺好的,那我就挺好的。”

    她又问:“你呢?跟你老公还好吗?”

    沈卓玉微愣,也说好。

    迟芮舒把报告塞进袋子里,道:“把你老公叫上吧,晚上一起吃个饭,我过两天就要回去,下次就没机会了。”

    沈卓玉干巴巴地应声,说了一声好,又道:“我去换一身衣服。”

    “行。”迟芮舒站在门口等她。

    沈卓玉回到科室,低头看看身上的衣服,把褂子脱下来放在衣架上,磨蹭了几分钟拎着包出来。

    她抱歉看着迟芮舒说:“不好意思,我老公值晚班,不能一块吃饭,我们先去吃,下次有时间再约他一起吃。”

    迟芮舒说没事,按开了电梯。

    两人一块进去,人蛮挤,两人都站在角落,遇到了沈卓玉的病人,沈卓玉帮忙扶了一把,又叮嘱了几句。

    出来降温了,沈卓玉吸了吸鼻子,附近就有餐厅,她拿手机在百度上搜,问迟芮舒道:“你想吃什么。”

    “都可以,你看着办吧。”

    沈卓很少在外面吃,平时都是在家里做饭,偶尔跟同事出去聚会,才会犒劳一下自己,她搜了几家店,发现有一家日料的评价不错。

    两人打车过去,店里的生意不错,她们等了一会才等到包间,环境安静,意境设计的很有日本茶道的感觉。

    点了一个石板烤肉、寿司,和一些生鱼片,沈卓玉本来还想着再点海鲜,迟芮舒制止了,道:“够吃了,不用那么多,点多了吃不完也浪费。”

    “也行,待会吃不饱再给你点。”沈卓玉把筷子用热水烫好递给她,迟芮舒并没有直接拿过去,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道:“你习惯还是没有改。”

    以前她们出来吃饭,沈卓玉也是喜欢把筷子烫好了递给她,沈卓玉愣了一下,道:“这样干净一些,你平时在外面吃饭要多多注意,自己也要养成这样的习惯。”

    “好。”迟芮舒低头吃菜。

    两人能聊到的东西很少,气氛有些尴尬,沈卓玉偶尔会问一些她在国外的事,学的专业怎么样,毕业之后有什么安排,像是家长再问小孩子。

    迟芮舒基本都回答了,说自己在国外挺好,学业繁忙,玩的地方很多,只是没有时间去,吃的不太合胃口,她喜欢吃中餐,一开始不会做,后来饿晕了,就去报班学习,现在会做饭了。

    落在沈卓玉的耳朵里就是,国外生活好也不好,但是她跟以前不一样了。

    四年的时间,两个人多多少少都了有一些变化,外貌、性格和习惯,如果不是熟识,怕是认不出来了。

    沈卓玉之前有很长的头发,现在只留了一个小辫在脑后,变得比以前更为成熟、温柔,像是溪水安静的流畅。

    至于迟芮舒,那变化更大了,之前咋咋呼呼,不可一世的大小姐,现在变得沉静了,收敛了所有锋芒,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沈卓玉挺不习惯的。

    店里送的味增汤不错,她喝了一碗,吃着吃着,就有些撑了,出来的时候,天都黑了,两人沿着街走了一会。

    “你住哪儿?”沈卓玉问。

    “在附近找个旅店住就行,也待不了几天。”

    沈卓玉问:“那你这次回来是?”

    “谈婚事,我男朋友在国内发展,等我拿到毕业证,我们就结婚。”

    沈卓玉应了一声挺好,又道:“你男朋友没来接你吗,要不你去中心找个大酒店。”

    “不用了,他不管我。”

    迟芮舒把手插进兜里,问道:“太忙了,到时候结婚也得忙里偷闲,你要来参加我的婚礼吗?”

    沈卓玉见过现在小年轻谈恋爱,都是蜜里调油,说不出什么感觉,想多问一句又怕不合适。

    她拉了拉衣服,问:“带行李了吗?”

    “没有。”

    “那……”沈卓玉吞了吞口水,“那去买两件,你穿太少了,等寒流过来,你顶不住的。”

    “附近有服装店吗?”迟芮舒揉了揉鼻子,“别说,还真的挺冷的,国外比这里要暖和一些。”

    这边只有小摊贩的商铺,也不是什么牌子货,沈卓玉怕她穿不习惯,迟芮舒说没事。

    她们连续进了几家店,衣服样子比较花哨,迟芮舒挑着衣服试,扭头问道:“怎么样,看着还行吧。”

    迟芮舒出国的时候刚十八岁,十八岁年纪正直青春,个子就很高了,现在好像又长了一些。

    不管什么衣服穿在她身上都挺好看,沈卓玉说好看,去付钱,迟芮舒抢着扫码,沈卓玉道:“好久没见了,当是给你的见面礼。”

    迟芮舒也就没推辞,把衣服接了过来,出来的时候才发觉这已经是最后一家店了。

    往回走,到了路口,迟芮舒道:“我走了,我看这附近有酒店。”

    沈卓玉嗯了一声,转身上了的士。

    有凉风吹过来,街上没多少人走动,冬天的夜晚过于萧瑟,只想赶紧回家,躺进最温暖的被窝。

    沈卓玉推开门,冷冷清清的,只有窗帘在呼呼的晃动,她往后靠了靠,手指贴在眉心处轻轻按动。

    和迟芮舒的重逢很出乎她的意料,有时候她也会幻想和迟芮舒遇见的画面,但是从来没有一次这么和谐。

    她躺了一会,把窗台上的衣服收了,叠好了放在柜子里。

    明天还有早班,沈卓玉不打算熬夜,洗完澡就准备睡了,躺下的时候,床头的手机嗡嗡地震动。

    沈卓玉拿过来看,发现是个陌生号码,每天打她电话的人很多,想着可能是哪个病人,她轻声问了一句,“你好,哪位?”

    那头只听得到呼吸的瑟缩声,沈卓玉听出来是谁了,忙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那边越不说话,她越着急,忙披着衣服准备去找人,道:“芮芮?你在哪儿?”

    手机有风声,迟芮舒突然哽咽了一声,“阿姨,你能接我回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