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趣阁 > 科幻小说 > 名侦探修炼手册 > 章节目录 第542章 只有你

章节目录 第542章 只有你

 热门推荐:
    这个世界的病,永远都好不了。

    权利,金钱,欲望,阶级,制度,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永远不会磨平的自卑感和嫉妒,这些东西,早在那20个自杀跳楼的人口中,就已经被揭示了。

    然而这些东西又是人类社会赖以生存的根本,不论是现实世界,还是书中的世界,千万年来的人类就是这么一步步走过来的。

    所以这些病是骨子里的,甚至可以说这些病就是社会本身,如此一来,这个世界就永远不可能变成另外一个样子。

    就算是吴芯真的可以以几个人的力量推翻整个联邦政府,建立一套新的社会系统,那么也只是轻微的止痛而已,用不了多久,联邦还是会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

    除非......将一切都重新洗牌。

    将人们的对于这个世界的想法,念像,习惯,等等一切全部忘记。

    创造一个如同白纸一般的新社会,只有这样,才能让联邦变一变样子。

    当然了,就像是吴芯说的那样,她自己都不知道这张重新变成白纸的世界会如何发展,也许会像是冰雪融化后新生的草原,华发出崭新的生机,也许会直接变成寸草不生的荒凉地狱。

    但是吴芯不在乎。

    她没有什么牵挂,没有什么期望,每天工作只是为了赚钱吃饭,吃饭是为了活着,活着的时间里都是工作,没有爱的人,也没有喜欢做的事情,这个世界对于她这样的人,是可有可无的,事实上这个世界里大多数人都是这个样子。

    但是可怕就可怕在,这样的一个人,突然拥有了改变世界的能力。

    于是......一切发生了。

    “你......你是个疯子!绝对的疯子!”周言喃喃着。

    “可能是吧,不过现在这个世界,只有你一个人这么认为了。”

    “你能把他们变回来的对吧......”周言用枪指着吴芯:“这个催眠不可能是单向的,它能够逆转,对不对。”

    吴芯点了点头:“当然,这种机械性的催眠是很容易被解除的,只要我愿意,现在就跑去新年晚会的转播厅,对着摄像机做一些事,就能将不少人的记忆唤回来。”

    周言猛地跨出一步,将吴芯拽起来:“走,现在就去,如果快点的话,说不定......”

    “等等。”吴芯打断了周言的自言自语:“周侦探,你可能误会了什么,我是说我可以这么做,但是我没有我要这么做。”

    “妈的!现在我不是在跟你商量!”周言粗暴的将手枪顶在了吴芯的额头上。

    “呵呵,你真的要这样做么,要知道,现在能结束这一切的,只有我啊,人的精神可是很脆弱的,如果我被吓坏了,很可能就忘记了一些事情,比如让大家恢复记忆的方法。”吴芯笑着说道。

    周言的手抖着,通过手枪的膛清晰的传到吴芯的脑袋上,她能感觉到。

    所以她笑的更开心了。

    “我不杀你,但是我会逼你解除这些狗屁催眠的,这种时候了,别以为我还会保持理智!”周言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哦?什么意思,你想要折磨我么?将我扒光了,施以什么兽刑?哈哈哈哈———”吴芯笑的更大声了:“你不了解我的对吧......你以为当年我被抓住之后,为什么联邦要把我关起来而不是枪毙?

    你觉得,他们会温柔的对待我这样的囚犯么?”

    说着,吴芯用牙齿咬住了睡衣的衣袖,往上扯了扯。

    周言不可抑制的咽了口唾沫......

    那洁白纤细的手腕之上,完全是另一种皮肤,狰狞的,鲜红的,像是在烈火里反复炙烤,乣结在一切混乱的肌肉组织之上,还有更加可怕的伤口。

    “为了得到他们想要得到的东西,那些监狱里的人可没少费心思......你想看看我的身体么?抱歉,我的手被拷着,但是你可以过来把这裙子撩起来一点,看看我衣服下面的样子哦。

    我在海门监狱呆了七年......他们只有在最后的几年里才放弃了对我的照顾,因为连甘地那个老家伙都对我摇头了,我的身体,也再也找不到一处可以下手的地方了,那些结痂后再生的组织完全失去了痛觉......哈哈哈......你觉得,你有什么办法能让我重新感受到刺激么?”

    周言踉跄了一下,在这夜里,明明是对方穿着冷的透骨的衣裙,但是真正浑身颤抖着的,却是周言自己。

    “我不介意你试试,我会全力的配合你的......不论是对我做什么,身体外的,或是里面的,随你......”

    吴芯轻声细语道,周言顶着她脑门的枪却放下了。

    “哈哈......这个表情真可爱......不如我给你个提示吧,女人都是心软的,来硬的不行,那就来点软的,也许你跪下来,磕磕头,求求我,我就会一时心疼你,让这个世界回归原状呢?”

    周言怔住了,他看了看周围混乱不堪的景象,一时之间,竟然有些松动了。

    他转回头,望着吴芯,那张被温度摧残的煞白的脸让人赶到了格外的渗人。

    “咣当......”周言将枪丢在地上。

    “啊哈哈哈——”吴芯突然的笑了起来,她附下身子,将枪捡起来在手中把玩着:“别做傻事了,我可不敢对你做什么过分的事,大姐会杀了我的。”

    “婷婷?”周言喃喃着。

    “嗯......现在,你还没有理解么?这个世界,只是一个陪衬......它的毁灭或是新生,对于你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这里的一切都是因你而存在的。”

    周言茫然的摇了摇头,他的思维已经乱做了一团:“我......听不懂。”

    “正常,因为我之前也听不懂,我以为这些只是大姐的信口开河......但是此刻,我似乎明白了,你的确是个特殊的存在。”

    “我特殊?”

    “对啊,你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还有记忆的人了。”

    “不是还有你么?”

    “啊哈哈哈——”吴芯笑了:“不,只有你......”

    话音未落!

    “砰!”的一声。

    吴芯手中的枪发出了一道火光,一颗子弹轻而易举的穿透了她自己的头颅。

    那个冻得惨白的躯体顺着子弹的力道,向后倒去,鲜血开始蔓延......

    周言傻了......他不敢置信的看着举枪自杀的吴芯,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