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趣阁 > 玄幻小说 > 神针侠医 > 章节目录 第1729章 绝地反击

章节目录 第1729章 绝地反击

 热门推荐:
    大禹九鼎之一,以最出人意料的方式,出现在众人眼前!

    “没有了大鼎的光芒压制,果然舒服了许多,虽依旧没有恢复到全盛的实力,但杀你们绰绰有余,今日,我就先将你们扒皮抽筋,再收服九鼎,称霸圣地!”

    雍阴哈哈大笑,壮怀激烈!

    声波震荡之下,澹台明日等人只觉得胸闷气短,头疼欲裂,心中纷纷为之惊骇,好可怕的实力!

    闺房中,幽梦嘴角翘起轻蔑的笑意:“死到临头了,竟然还想收服九鼎,啧啧,看来经历过漫长的封印后,他的脑子已经坏掉了。

    ”

    同一时刻,雍阴笑罢,迈步向陈飞宇走去,眼中有着浓重的杀意!

    逄云仙子和澹台明日心里一阵绝望,面对如此强大到不可理喻的对手,两人的心里根本生不起与之战斗的念头。

    琉璃和澹台雨辰陡然一惊,陈飞宇已经受伤,哪里还是雍阴的对手?

    虽然两女同样打不过雍阴,但还是义无反顾地走到陈飞宇的身前,将陈飞宇挡在了后面。

    神色坚定,视死如归,没有哪怕丝毫的犹豫!

    陈飞宇看着两女纤细苗条的背影,心里涌上浓浓的感动。

    “不错不错,在这种时刻,还能有两个如花似女的女人对你不离不弃,陈飞宇,你就算今天死在这里也应该瞑目了。

    ”雍阴发出森森冷笑声,依旧一步一步向陈飞宇的方向走去:“我原本还想占据你的身体,窃取你的记忆,到时候你的一切,包括你身边的女人都会成为我的。

    不过我现在已经取回了自己的身体,以我的本事,天下之大,美女之多,可任我予取予求,没必要将这几个恨我入骨的女人带在身边。

    你放心,等我杀了你后,我会将她们也一起给杀了,让你们在黄泉之中相聚。

    ”

    澹台雨辰心中怒极,拔剑在手,浑身充满了戒备,虽然知道自己不是对方一合之敌,但只要能……只要能给飞宇争取到一瞬逃命的机会,那也是好的。

    琉璃并不认为自己是陈飞宇的女人,但她的想法,竟隐隐和澹台雨辰不谋而合,只要能为陈飞宇争取一线生机,哪怕她……

    她摇摇头,背对着陈飞宇,小声且快速地说道:“飞宇,你快逃,以你的资质,将来的成就必定不可限量,到时候再来为我们报仇……”

    “不,我拒绝。

    ”陈飞宇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径直摇头拒绝,甚至走上前,将琉璃和澹台雨辰护在了身后。

    两女顿时一惊,着急道:“飞宇,你……”

    “不用再说了。

    ”陈飞宇神色坚定,掷地有声:“你们能舍命护我,我陈飞宇又岂能抛弃你们独自逃生?”

    两女神色震动,心里更为之感动。

    澹台雨辰咬着微微发白的下唇,在此绝望之刻,剪水双眸中除了陈飞宇之外再无其他,说道:“好,今天我们就死在一起,到下面再做一对鸳鸯。

    ”

    琉璃微微沉默,虽然她不是陈飞宇的女人,但是和陈飞宇死在一起,好像……好像也不是一件不能接受的事情。

    陈飞宇挑眉,悄然将符剑拿在手中,道:“谁说会死的?”

    澹台雨辰和琉璃双眸瞬间睁大了下,听飞宇话中含义,难道他还有逃命的办法?

    “笑话!”雍阴哈哈大笑,脚步不停:“区区几只蝼蚁,竟然也想从我的手上逃走?陈飞宇,你真是异想天开!”

    “逃?”陈飞宇摇摇头,语出惊人道:“不是逃,而是杀了你。

    ”

    什么?

    杀了雍阴?

    包括琉璃和澹台雨辰在内,都被陈飞宇的话吓了一大跳,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我倒要看看,你要怎么杀了我!”雍阴的笑声戛然而止,眼中闪过一丝阴霾,伸出手指对准了陈飞宇,正准备故技重施,用指劲秒杀陈飞宇。

    突然,只见陈飞宇强忍着肩膀疼痛举起了左手,手中有一柄小小的剑,上面雕刻着古朴的符咒,散发着古老且晦涩的气息。

    正是幽梦事先送给他的符剑!

    雍阴不以为然的轻蔑而笑,等看清楚符剑后,眼中顿时闪过难以置信的神色:“这……这是……这东西你是从哪里来的?”

    琉璃、澹台雨辰等人并不知道符剑是幽梦所赠,但是看到连雍阴这种实力强绝的老怪物,都露出震惊的神色,就知道陈飞宇手中的符剑必定非同小可!

    “当然是幽梦给的,足以杀死你的宝物,这次要换我来看看,你要怎么在符剑下逃生!”陈飞宇一声轻喝,催动真元灌注在符剑之上。

    顿时,符剑爆发出璀璨的光芒,继而凝聚成一道锐利的白色剑芒,倏忽之间向着雍阴袭去。

    这一剑,法于五行、合于阴阳,凝聚天地之力,所过之处,引发空间产生一圈圈的白色涟漪!

    磅礴浩大、气象万千!

    琉璃、逄云仙子等人都被这一剑的风采给惊呆了,她们敢发誓,这绝对是她们生平所见过的最强悍的剑式!

    澹台明日浑身都在颤抖,看着划过半空绚烂无比的那道剑芒,喃喃道:“好强……好强的剑芒,陈飞宇怎么可能发出这么强的剑芒?”

    陈飞宇瞬间感觉自己一阵虚脱,就好像全身的精气神都被符剑吸收了一样,为之咋舌惊骇的同时,内心也对这一剑充满了期待。

    威力如此强悍的剑式,说不定真的能够斩杀雍阴!

    雍阴脸色大变,从心底涌上一股致命的威胁感,而且不是再度被封印,而是彻彻底底被杀死的感觉!

    “不可能!”

    雍阴一声怒吼,觑准剑芒的来路,双掌在胸前合十,稳稳的将剑芒夹在双掌之间。

    陈飞宇等人顿时一惊,这么强的剑芒,难道真的被雍阴挡下来了?

    下一刻,剑芒爆发出耀眼的光芒,瞬间挣脱雍阴的双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前刺进了雍阴的心脏,并没有将心脏穿透,而是停留在心脏处,对雍阴造成持续伤害。

    只见雍阴心口肉眼可见的出现一个血洞,而且在剑芒的侵蚀下,血洞还在不断的向四周扩大。

    陈飞宇虽然早就知道幽梦送给他的符剑很强,但依然被眼前这一幕给吓了一大跳,这也太强了吧,幽梦她……到底是什么人?

    琉璃、澹台雨辰等人又是激动又是惊喜,太好了、太好了……

    雍阴只觉得心口传来的疼痛越来越剧烈,自己的生命力也在不断流失,再这样下去,自己肯定必死无疑!

    他看向陈飞宇,眼中闪过浓浓的杀意!

    就算死,也要带走陈飞宇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