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趣阁 > 科幻小说 > 一代天师 > 卷四:五岳真形 第754章 泉先

卷四:五岳真形 第754章 泉先

 热门推荐:
    第754章 泉先

    “是木头!”胖子靠在船舷上喊道。

    那的确是一块块漂浮着的腐烂木头,但不知为何,这些木头上都亮着一团团的火。很快,这些木头便将船体包围了起来,海浪静悄悄的推搡着那些木头轻轻撞击着船体。

    “哗,哗……”四周静的只剩下海水的声音。

    “每片木板都代表着一个曾经在这里遇难的人,上面承载着的是他们最后的希望。可在这一片茫茫孤海上,一块木头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没有人想死,他们会一直牢牢的抓紧它,一直到自己的身体慢慢变的僵硬,到死的那一刻,甚至到他们化作白骨的时候,他们的手还牢牢抓在那些木头上。”

    说罢,楼言抓过探照灯往其中一块木头上扫去,只见左右两侧果然是各有一只黝黑细长的手指骷髅,那骷髅的指甲牢牢的嵌在木头之内。

    “把狗丢下去,狗会带着它们找到回家的路,从此不再漂泊。”

    胖子小声道:“可你那只狗是煮熟的……”

    楼言大概被他这句话给噎住了,竟楞了一会儿后才辩解道:“煮熟的,那也是狗。”

    那条狗被从船头的位置丢了下去,在水面并没有漂浮多久,便就缓缓向着海底沉了下去。而再等待了片刻后,那些木板也的的确确朝着四周散开而去。

    超子道:“还真有用啊……”

    船依旧是以不快的速度继续航行着,有了前面这两处,他们都很期待着下一个即将出现的是什么。当然,这种期待又是紧张的。

    胖子问风起云道:“你猜会遇到什么?”

    “不知道,”风起云道:“人类对于海洋而言,太渺小了,未知的东西也太多了。”

    原本一直很安静的大山忽然道:“那会不会有美人鱼啊?据说她们还会唱歌呢!”

    “美人鱼?”胖子咯咯咯笑出声来道:“大山啊大山,你是不是躲在太平观里天天看动画片啊,那玩意叫儒艮,其实就是一种海里的哺乳动物。”

    楼言神秘的一笑道:“想见美人鱼啊?说不定真的有哦。”

    他的话,半真半假,自然也就没人去搭理了。

    船开着开着,船上的无线电台忽然发出了一阵噪音,很嘈杂,声音也很尖锐。涛涛见状,立马把它关了,不想楼言却拦住他道:“他不是想听美人鱼唱歌嘛?”

    楼言重新打开无线电,慢慢的调整着频率,而随着频率的调整,噪音也发生着变化。竟然隐约听到了类似人唱歌的声音。那声音并不动听,甚至有些幽怨。

    “快看那!”卓雄喊道。

    只见在船舷的左侧,有一处露在水面的岛礁,岛礁之上,果真是有四五个人形的东西趴在上面。一见船靠近,那几个东西迅速跃入水中,海面之上激起一道道的波纹。

    楼言有些兴奋的搓着手道:“老鬼,把鱼叉拿来!”

    这是一种类似于驽的装备,前方是一柄鱼叉。不想拿到这东西后,却又把它给了超子道:“看你的了,只有一枪的机会,给我把它打上来一条。”

    “你要打它干嘛?”

    “嘿,这东西可是宝贝。”楼言道:“秦始皇陵里的长明灯,就是用它的眼泪所制。说到这个,那也是卢生出海寻找不老药时发现的。”

    查文斌道:“你是说,那东西是泉先?”

    泉先就是鲛人,传说中,鲛人善于纺织,可以制出入水不湿的龙绡,且滴泪成珠。唐诗人李商隐的名作《锦瑟》中,“沧海月明珠有泪”便引用了鲛人的传说。据传说,鲛人的油燃点极低,且一滴就可以燃烧数日。

    “来了来了!”楼言兴奋的拍着超子的肩膀,只见那些东西绕着船的四周迅速的画着圆,且这个圆的面积越来越小,越来越越靠近船体。

    它们的游速很快,超子端起弓弩,不断的预判着距离。终于,他发现其中一道波纹迎着船头的方向垂直而来,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瞄准提前量,扣动扳机。“嗖”的一声,鱼叉带着倒锁呼啸着朝着海面插去。瞬间过后,绳索“呼”的一下就拉直了,那股巨大的力量将靠在船舷上的超子直接拽了出去。

    就在超子要飞出船舷的瞬间,胖子和大山两个大吨位分别拉住了超子的腰和裤带,三人合力之下才勉强把人留住。但这时,海中那股拉力却将船航行的轨迹都给拉的偏离了。

    超子只觉得自己的手腕整个都要被拉脱离了,他有些痛苦的喊道:“撑不住了!”

    叶秋果然出刀,寒月挥过,绳索“嘭”的一声断裂。巨大的拉扯力之下,回弹的绳索重重砸在了船舷旁边一根大拇指粗的栏杆处,而那三个男人更是向后砸在船舱上滚作了一团。

    “哎,可惜了,可惜了!”楼言直摇头道:“就这么一个机会,居然还让你们浪费了!”

    风起云道:“你还是人嘛!没看见他们刚才命都快没了!”

    那根栏杆因为绳索的撞击,此刻已经凹陷变形,若是打在人的身上,少说也得去掉半条命吧。

    超子捂着自己那只好像不属于自己的手,看着海面,还在回味刚才那股无穷的拉力。他觉得如果不是叶秋及时砍断绳索,他们三个都有可能会被一起拉下去。

    可那个家伙此时却还在说着风凉话道:“等会儿自己都小心点啊,泉先这东西报复心还是很强的,捅了马蜂窝咯。”

    这时,船上传来了一股浓浓的汽油味儿,只见涛涛正在铁桶里把汽油不断抽进啤酒瓶里。

    “泉先怕火,等下就用这个燃烧瓶,那边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火把,要是它们一往船上跳,就拿火把赶它们。”

    见他准备这么充分,查文斌道:“你以前遇到过?”

    “我倒是没遇到过,这是老一辈传下来的法子。”涛涛道:“就这附近有这东西,以前都是木头船,据说它们的牙齿极其锋利,会咬穿船体。人落水后,会被它们吃掉。”

    胖子恨恨道:“都是那个混账驴日的惹的祸,这会儿自己倒躲起来睡觉去了,就该把他丢到海里喂那些怪物。”

    涛涛道:“哎,大家都打起点精神吧。”

    也就是过了大概十分钟吧,平静的海面之上,忽然一道浪花激起,一个身影从船头处一跃而起,直冲驾驶室而来……